云大壮

坚持嗑同一种药

【jaytim】两个小故事

还是我那个大学AU,文学系桶和生物工程类提宝。

考完高数摸鱼写点小故事…除了ooc没什么可预警的↓


小故事1

提姆有个奇怪的小习惯,他吃东西之前喜欢问人。这么说可能不清楚,例如杰森问:"鸟宝宝想吃三明治吗?"

提姆回的第一句话就必须是个问句:"里面有紫甘蓝吗?"

如果杰森回答"没有",那提姆才会说"吃,谢谢。"

这就像是个存在于小细节上的强迫症,坏心眼的杰森也发现了,他尝试着去故意怼一下提姆:"鸟宝宝,没有紫甘蓝的三明治吃吗?"

提姆明显一愣:"呃…是芝麻酱吗?"

"你知道我每次都放芝麻酱对吗?"

"你也知道我每次都要问紫甘蓝对吗,"提姆把视线转回自己手里的漫画上,"吃,谢谢。"

杰森喜欢解密游戏一样的生活小乐趣,他更努力的想把重点都说全,看提姆还能问出什么:"吃桃子吗提宝,油桃,脆的,洗过了。"

"甜吗?"

——失败了,杰森觉得自己可能还需要继续修炼。等提姆把桃核扔进垃圾箱,杰森拎着另一只桃子坐到提姆旁边,笑的贱兮兮:"你还吃桃吗,油桃,脆的,洗过了,甜。"

提姆抬起头看看杰森:"你爱我吗?"

"你犯规小鸟,"杰森把桃子拿开一点,"你只能问食物相关的问题。"

"谁说的,谁规定的?"提姆也跟着笑起来,"别害羞杰森,我爱你,以及吃,谢谢。"


小故事2

朋友们特别乐意约杰森出去喝酒,一群性情中人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庆祝",不管是考试结束还是告白成功。起先杰森还会拉着提姆一起,直到后来有谣传开始说提姆千杯不醉,杰森本人可不同意这个说法,机灵鬼提姆只是每次都能准确估计出自己喝多少就差不多应该开始糊弄人了而已。

后来提姆就不经常和杰森一起去了,他的小把戏早晚会被识破,况且他本来不太喜欢就酒吧,提姆是个不擅长和人沟通的理工男记得吗。在身边都是正常人的情况下,提姆能疯癫的令人害怕,但当身边的人都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里蹦迪,互相灌酒,跳脱衣舞,提姆就容易尴尬的瑟瑟发抖。所以他更愿意待在家里等着半夜来自酒吧的电话——"能开车来接我吗亲爱的?"或者"能开车来接你男朋友吗,他亲爱的?"

提姆不会每次都开车过去,他早就摸清男朋友的套路了,如果有人打电话告状说杰森"傻乐","打了某人","数从出生开始认识的每个人的毛病"的话,提姆只需要等杰森发泄完不满,然后自己走回来,给他个吻或者跟他算账;但如果说杰森"神情凝重的找人谈心","用袖口擦鼻涕"以及"开始说骨灰盒才是自己最终归宿"(以上这些事杰森都干过,轮流并且重复出现),那提姆就必须按了电话去接人了,尽管这种情况少之又少,但他真不愿意冒险让蒙圈的杰森把自己摔死在半路。

一次杰森在令人绝望的宿醉中醒来,头痛欲裂的仿佛出了车祸顺带失去了近两年的记忆,脑子里只剩下"我是谁,我在哪,我昨天为什么要喝伏特加"。他低头看到提姆在自己身边睡的皱皱巴巴,满脸不耐烦,杰森想把提姆叫起来问问昨天自己有没有捅大篓子,结果发现自己嘴上被粘了胶布。

从嘴上往下撕胶布超级疼,像是在给自己腮帮子做不那么温柔的蜜蜡除毛,杰森不满又疑惑。提姆被他的动作惊醒了,看向自己男朋友的眼神里带着杀气。杰森越来越慌张,他小心翼翼的环视房间,想找找自己是不是犯下了什么不可弥补的错,又觉得自己喝醉之后战斗力应该没那么高:"所以…我昨天到底他妈的干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喝多了,"提姆把自己从床上撑起来,拿床头的水壶给杰森倒水,"你问我要不要听歌,然后就开始唱歌,背剧本,给我编没什么逻辑的爱情诗,解释你对我的爱源于灵魂深处…还有一堆别的,但是你大舌头我实在听不清。"

他转身把水递给目瞪口呆的杰森,眼神仍然直勾勾:"…一直说到太阳都快升起来了,我超感动最后只好用胶布粘了你的嘴。"

"真不敢相信,我掏心掏肺说了那么多,就算现在想想我都会被自己的才华和爱意打动,你竟然用胶带拒绝了它们。"

"我也很感动,真的,而且我发誓在选择胶布之前我尝试了很多别的方法,可就连喂水都不能阻止你说话。你还特别不讲道理,你问我,是什么在你嘴里让你口齿不清,我说是你的舌头,你竟然不相信。我实在很怕你被呛死在床上或者把自己嗓子说劈。"

杰森把水杯塞给提姆,他倒回被子里,带着无比心碎的表情:"别狡辩了,提姆德雷克,你辜负了我的爱。我决定记下这件事等分手的时候找你要一大笔分手费,如果不分手你就得伺候我一辈子,就算我生活不能自理也绝不放过你。知道吗,都是你欠我的,你这一晚上可欠下我很多很多。"

"行吧,我先给你打借条。下一次我一定要给你录音录像。"提姆耸耸肩爬起来去厨房找吃的了。


没了。

评论(10)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