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大壮

坚持嗑同一种药

【damitim】a changing future 10

半夜更和给@DowneyChaN 的从无到有的43,请先接受我无限的预警,巨大的ooc。ooc。ooc三次预警
大佬考试加油呀!!!

提姆性转,但是我不太想改名字,叫提摩西娅吧w

仍然是不太敢打单人tag的恐怖ooc,就勉为其难的开始↓


31.
在提姆决定和达米安交往后不久,她就发现自己和达米安的交往注定会是个矛盾重重并且相互看不顺眼的故事,于是她建了个聊天群,包括除了达米安和布鲁斯之外所有家庭成员的聊天群。

起先她只是为了找大家征求意见,例如一些"我应该用什么借口避免吃玉米笋"之类的小事,后来不知怎的家庭故事会变成了"声讨蝙蝠崽专用群",再后来由于杰森在群中活跃度的增加,群名称就成了长期固定的"蝙蝠父子追责大会",几乎每人每天都有可以说一会儿的话题,动不动就刷屏,聊天记录翻都翻不完。这让提姆做梦都害怕会被蝙蝠侠查水表,怎么回事,提姆想,都以为是我建的群就不会被监视吗?

她曾经尝试着在大家纷纷举例说明布鲁斯是个不顾及他人的混蛋的时候引开话题。提姆一边看着手边的娱乐报纸,一边往群里插话:"你们说两个人一起洗澡真的比较省水吗?"

群里瞬间就安静了,提姆后一秒就发现自己发的话不太对,可没办法,那句话是这张娱乐版的大标题,她只看见这个。紧接着她就接到了迪克的电话,提姆根本不想接,她当然知道迪克想说什么,说什么都没用,她解释不清楚了,更可况她还没和达米安一块洗过澡,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失望。提姆看到手机除了震动之外也一直在给自己弹杰森的消息

——你电话为什么打不通

——你和那个混球干什么了?

提姆按了迪克的电话,把手机调回聊天界面:

——因为我打算把你们都拉黑

——咱们把话题调回布鲁斯是混蛋上可以吗,求求你们了。

经历了大风大浪的提姆在某天终于决定不再担心了,根本没人能阻止别人发泄不满,她想明白了,自己既不是群里骂人最狠的,也不是被骂的最狠的,她又瞎着什么急呢。提姆开始心安理得的参与声讨,可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发泄情绪之后,她的"亲哥哥"们都会视情节轻重的去找达米安"解决问题",把达米安堵在半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要求他改正错误,烦的达米安已经在怀疑迪克和杰森是有什么预知能力或者别人不知道的监视手段了。

一次提姆在群里说达米安不能安静的听人说话:"他总是打断我,一副什么都很明白的样子。我相信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忍不住把他踢下楼顶的。"

令她惊讶的是,在她抱怨之后不到两天,达米安就有了改变。"他昨天竟然听我把意见说完了,还问我‘你还有别的想说的吗’,"提姆在夜巡途中和迪克聊天,"他是不是有情绪了,还是咱们的聊天群有魔法?"

"嗯,也许你有个仙女好教母?"迪克笑的高深莫测,并且打算给达米安发短信督促他继续努力。

32.
每个人都会有低潮期,提姆也不例外,她就是会在突如其来的某个时候,例如自己刚买了咖啡准备回公司的下午或者巡逻结束回到安全屋的午夜,不可控的陷入低潮期。她在一段时间内忧心忡忡,行动迟缓并且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

家里人曾经体贴的给过达米安一些相关暗示,可一开始达米安并不相信,他不觉得"有点爱炫耀"的人会有那么剧烈的心情起伏,况且他对自己的观察力充满自信:"你们考不考虑是自己有妄想症这个选项?"

直到后来达米安切身经历了提姆的心态起伏,他忍不住检讨自己,不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感觉不到,提姆的低潮期来势汹汹又充满戏剧性,他最近不得不花一些时间给提姆讲解苔藓的缺点,以此来防止提姆真的把自己的未来人生理想改成"做一小块苔藓"。

迪克看看达米安一脸"白瞎我这么多年当义警"的表情:"那是因为你还不明白,小D。只有在你满心满眼都是一个人的情况下,你才能发现他所有的变化。"

达米安撇撇嘴,他早就明白了,他现在满心都是提摩西娅,满眼都是提摩西娅,甚至连提姆胃疼都能从她表情上看出来,眼神好的像个扫描仪。可他仍然没能找到合适的方法缓解提姆的低潮期,这两天提姆总是觉得自己哪都不够好,从工作到夜巡,从长相到身材,她问达米安他是不是在心里和布鲁斯一样喜欢有胸和屁股的姑娘,她们会收拾屋子也会做饭;她问自己为什么不能跟某个模特一样有那么优雅的手臂和小腿——你当然可以——达米安翻个白眼,给我两个小时我也能把你P的连家里人都不认识你。

"又有什么用呢?"达米安拽过杂志,他的提摩西娅精通电脑又那么聪明,"已经很好了。"

你已经很好了,这是达米安能说出的最长的安慰,他懊恼于自己的不善言辞,连夸人都想不到合适的话。一直被问却表达不出所想的东西让他感觉心情烦躁,但他也不能太强硬,提姆委屈的缩在他怀里,眼神湿漉漉的像个受欺负的小猫咪,一页一页翻杂志,用手指扣着页脚,说自己今天都做错了什么,说自己应该能做得更好。

也许明天,也许后天,早晨起来的时候提姆就会变回以前快乐自信的样子,极强的自愈能力可以帮她度过低潮期,她会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把一切没办法说清楚的东西都埋在记忆力。达米安知道自愈向来不是个好办法,我应该禁止提摩西娅看杂志,达米安想,以后就算她穿的跟屎一样我也绝不给她看时装杂志了,并且明天我就要制作个表格,把所有给她压力的人挨个打一顿。

"你是在安慰我对吗,"提姆在达米安拍着自己后背的时候问,拍打的动作像是妈妈在哄孩子睡觉,放到达米安身上显得有点滑稽,"你肯定没哄过人,你这样拍人其实还挺疼的。"

达米安尴尬的减小一点力度,他怀疑提姆是在故意找茬,还怀疑提姆现在已经好了。自愈向来不是个好办法,尽管现在达米安只能帮提姆扔杂志或者打人,但是他坚信在自己学会点除了"挺好"和"别在意"之外的安慰人的话之后,他一定能更好的处理这些情况。

33.
近期哥谭有两个义警恋爱谈的轰轰烈烈难分难舍,以至于哥谭的反派们都开始有所察觉。

达米安也觉得最近反派们看自己的眼神不太一样,别说什么天黑看不清楚,他就是能看出来。在他用拳头给混蛋进行思想道德重塑的时候,那些人的眼神里除了恐惧都还带着点一言难尽,那点令人一言难尽的一言难尽,实在是太奇怪了。达米安决定调查一下是不是要有大事发生,为此他叫了迪克回来顶班。结果不到一天迪克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不得不联系其他人讨个说法:"哥谭最近怎么啦?那种似有似无的眼神盯得我难受的要命,甚至感觉自己打错了人。"

"这就是我正在调查的东西,你要是这么好奇不如自己张嘴去问。"

迪克隔着对讲机都能感受到达米安的嘲讽,他怎么可能直白的去问,那也太蠢了——可惜迪克当时没预料到,人在好奇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是不会在意蠢这种事情的。

事实上,迪克憋到第二天就忍不住自己开口问了。他逮住一个想要暴力抢银行的家伙,看着就不怎么聪明,迪克勾着那个人的肩膀问:"愿意跟我聊聊吗,兄弟。最近你们都怎么了,嗯,为什么都对义警有看法?"

"大概因为你是布鲁德海文的义警,我们很好奇?"

"得了吧,这话你自己说出来都不信,"迪克冲他挥挥拳头,"如果你不帮我解决疑惑,我可能会恼羞成怒的把你打晕…"

"我就算帮你解决疑惑你也会打晕我,你们义警都是一伙的…"那个人嘀嘀咕咕的说,他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就是最近间歇出现的立领子蝙蝠侠,正常人都能用眼睛判断出他和以前的不是一个人的那个蝙蝠侠……"

他说话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不得不深吸一口气才能继续:"道上都传他是个流氓。"

啊?迪克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甚至不知道还用什么表情面对,我可以笑吗?我可以疑惑吗?我必须摆出蝙蝠家特制义警脸吗?他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内心戏丰富:"哪种意义上的流氓?"

"他们说有人看见立领子蝙蝠侠摸红罗宾屁股,"他突然挣脱开迪克,叉腰站直一副很生气的样子,"这样很不好,我觉得这影响哥谭形象!"

啊?迪克保证自己现在一定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下坠的下巴了,他嘴张的老大。现在反派都这么爱传闲话吗?都这么注意城市形象的吗?迪克的脑子快要停转了:"…无论如何,感谢你愿意向我进行投诉。"

"所以他和红罗宾是一对吗?如果不是你们会开除他吗?"

"是以及不会,义警不是聘任制度的。不过还是谢谢您关心城市,"迪克指了指旁边的栅栏,"现在麻烦您摆好姿势吧,我要把您拷在这等警察了。"

迪克在回去的路上才开始感觉到生气,越想越生气,生气达米安谈恋爱不分场合,生气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被银行抢劫犯教育维护市容。他必须把这件事告诉布鲁斯,然后叫达米安回来进行自我反省。

"你对自己成了第一个被投诉的蝙蝠侠这件事怎么想?"迪克难得没好气的问。

"谁投诉我?"达米安一如既往没好气的反问。

"是谁不重要!"迪克气的想拍桌子,"重点是你不能在工作中摸别人屁股!"

"我摸的是我女朋友。"

"但她也是红罗宾!至少别当着所有人的面,拜托找个没人的地方吧。"

"我不知道当时有人!"达米安也吼起来,他不喜欢别人对他指手画脚,也不喜欢被用咄咄逼人的语气指责。

"你不可能不知道好吗!"迪克气的头晕,达米安强装不知道的表情和以前他梗着脖子不认错的时候一模一样,多少年都没变化。迪克只好转身问问旁边盯着手机仿佛置身世外的提姆:"你是在编一个给反派洗脑的程序吗,布鲁斯和你说什么了?"

"我只是想查查是谁在传闲话。B又一次问我想不想听听他和猫女的恋爱故事和保密措施,我又一次拒绝了他。"

"也许你应该听听,从中吸取教训,"迪克用余光看到布鲁斯从楼梯上走下来,马上改口,"……呃,积累经验?"

提姆只是沉默的摇了摇头。

后来随着立领子蝙蝠侠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这些事都不了了之,他出手太快,打的人根本没机会传闲话也没机会考虑他有没有女朋友?但大家都记得曾经有过一个举报蝙蝠侠的勇士,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立领子蝙蝠侠只要出现,和反派交流的第一句话一定是:"有没有人对老子有意见,站出来!"

—TBC—

评论(1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