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大壮

坚持嗑同一种药

【jaytim】叛逆期

就是个ooc的脑洞
时间是两个人已经在一起……嗯,好长一阵子了
所有的一切都很ooc,开心就好↓


复杂点说,是提姆的叛逆期突然降临,那天他被学校的同学嘲笑"乖乖牌",这句话就仿佛突然触动了他叛逆的开关,让提姆心里的电动小锣呱唧呱唧敲个不停。简单点说,就是提姆想染头发。

"布鲁斯不会同意的,"迪克装模作样的反对,没错,装模作样的,他想尽一下大哥的职责,又觉得看提姆染发很有趣,内心纠结到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他会用那种,那种,你懂的提米,就是那种让人如坐针毡的眼神看着你,和你的新发色。再加上阿福,双倍的如坐针毡。"

"可我早就搬出来了不是吗,他们已经失去杀了我的机会了。"提姆正在超市选染发剂,把各种颜色一股脑的扔进购物车,他心意已决,打电话不过是为了通知迪克,给夜巡请个假并且发泄一下不满。

因此杰森回到家的时候就看见提姆一个人搬椅子坐在卫生间的洗手池旁,对着镜子自言自语。怎么回事,我是走进《招魂》片场了吗?杰森小心翼翼的沿着灯光走过去,还要思考万一提姆突然跳起来咬人该怎么办。

"你为什么要在自己家里表演哑剧?"提姆早就发现杰森了。

"你为什么要在自己家里自言自语?以及谢天谢地你先跟我说话了。"

"人在家里就是需要自言自语。"提姆仍旧盯着镜子,一边神情凝重的用手捋自己的头发。

"在和男朋友同居之后?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杰森走到提姆身后,和提姆一起神情凝重的盯着镜子,他俩同居这么久,杰森完全有把握把提姆的表情学的一模一样,"……嘿,别这么看着我男孩,你的眼神简直是得了老蝙蝠的真传,让我难以控制的希望等到那个老家伙瘫痪在床的未来,你能用这种眼神反看他。"

杰森夸张的笑起来,他真的在想象那个画面了,简直是"蝙蝠侠最应遭的报应"之一,光凭想象就能让人拥有一整天的好心情。至于瘫痪在床,那是他心里"最应遭的报应top 1",谁都无法超越。

"好吧好吧,我只是在开玩笑,"杰森看到提姆在努力绷紧嘴角,如果真的把严肃小鸟逗笑,他可就要成为破坏气氛的罪人了,"所以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夜巡?"

"噢…我忘了告诉你。我今天不去夜巡了,我要留在家里染头发。"

这可奇怪了,乖宝宝打算染头发?而且还要为了染头发拒绝夜巡。杰森突然觉得有点生气,染头发算个屁,他他妈骗我上床的时候都没错过夜巡:"你确定?你不后悔?你不会半夜突然爬起来哭鼻子?"

"不过是染个头发。"

"我指的是错过夜巡……嘿别捶我赖皮鬼,你反手打人都这么疼吗?"杰森一把抓住提姆伸过来拍拍打打的手,看上去就像是他把提姆按在镜子前一样。不,并不可能,杰森偷偷的想,我才不会把人按在洗手池子上,太蠢了,浴缸倒是可以考虑,"不过我不建议你染头发,你染发后一定会半夜爬起来哭鼻子,百分之三千。"

提姆气呼呼的甩开杰森跑去拿染发剂:"百分之零!我是认真的!今天开始我就是叛逆的红罗宾,我就是哥谭夜里最亮的一颗星。"

"嗯…你打算染,金色?"杰森又开始想象金发提姆了,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内容丰富的脑子,也许他应该去当个什么灯侠。以及,在自己男朋友一腔热血准备做点什么的时候笑场是不是不太好?

"对,我觉得这个颜色非常酷…"提姆不耐烦的冲他挥挥手,"你可以去夜巡了,回来就能有个酷毙了的男朋友,稳赚不赔。"

"更有可能是我回来就会考虑换个新男朋友。"杰森耸耸肩走回屋里,不能凑热闹让他心里还挺不是滋味的。他换了衣服,带好护甲,从床下拎出来备用的弹夹,之后听到提姆从卫生间里传来的惨叫。说实话他还是挺担心提姆突然把自己摔死在瓷砖地上的,杰森扔下头罩跑过去,水池里蓄的水已经溢出来了,水管还流个不停,提姆扎在里面一副溺水了的样子,就算他想帮忙都根本无从下手。

"呃,你怎么了?"杰森发誓下次他要在厕所里装监视器,不管提姆装没装,他都要装个属于自己的。

"我被褪色膏迷了眼…太疼了,"提姆的声音里带了鼻音,不知道是因为呛水还是迷眼什么的,但是听上去委屈极了,"能帮我关下水吗,我看不到水龙头在哪。"

杰森甩下手套去关水,然后把湿乎乎的提姆捞出来——他竟然还在揉眼睛。没人过告诉他不管发生什么,把头扎在水里揉眼都只会让人更早迎来死亡吗?

"说明你和褪色膏合不来,"杰森开始瞎扯,实际上他只是希望提姆能放弃把头发弄成浅金色。提姆的眼睛红红的,眼球有点充血,让杰森不忍心用毛巾裹着这混小子的脑袋狠狠摇晃,"好吧,如果你愿意选个普通一点的颜色染的话,我是说不需要漂的颜色,我也许也可以放弃夜巡帮帮你。"

"真的吗,你真好。"提姆发出闷闷的声音,他还想着伸手去揉眼睛,在手还没碰到脸的时候就被杰森拍掉了。

结果杰森就真的没去夜巡,他充满爱意的花了几个小时把提姆的头发染成了个带点绿的棕色。杰森一点都不认为这个颜色难看,好看的人染什么屎颜色都还不错,可他就是觉得顶着一头棕绿发色(也可能是闷青,颜色没涂匀还惊人的出现了点挑染效果)的提姆牛逼极了,这种莫名产生的牛逼感在怂恿他给提姆鼓掌,他也正是那样做了。

此时已经几近凌晨,提姆心满意足的适应着镜子里自己的新发色,旁边伴随杰森海豹一样的掌声,如果家里其他人在这,他们一定能更好的理解到底为什么这两个人能长长久久的操在一起。


—END?—
当然是不可能的,他们必须自食恶果↓



"杰森,杰森。"

"杰,醒醒,求求你。"

"拜托,宝贝儿,大红,看我一眼。"

杰森迷迷糊糊的被往自己身上乱拍的手吵醒,睁开眼看到提姆直挺挺的坐在自己身边,像是起夜,像是诈尸,像是被附身,像是又回到了《招魂》现场:"怎么了……"

"我后悔了,杰,我觉得我还是黑发好看。"

操他的,杰森闭上眼,牟起劲来抬脚把提姆踢下了床。他打赌现在一定不超过凌晨四点。这个小混账一定一直没睡着,用尽一切聪明的该死的脑细胞就为了在躺下三个多小时候后把自己拍醒。

他妈的什么破鸟宝宝啊他不要了。

从今天开始他就不认识什么提姆德雷克了,杰森翻个身打算继续睡觉。提姆委屈巴巴的爬回床上,强行把背对自己的男朋友扳过来,然后手脚并用的缠到他身上,假装自己是拟人化的史莱姆或者是和披萨一起放进烤箱的芝士。提姆把头埋到杰森脖子旁边,用头侧磨蹭杰森的下巴,连头发上的化学染料味都不能阻止他使用自己假装乖巧的惯用动作:"别这么绝情,别不管我,我是你的好鸟宝呀。"

"我后悔了,真的,能帮我再把头发染回来吗。"

"我发誓下回一定听话…我保证不再干傻事了……拜托,你可以…你可以……"提姆已经开始困了,他咂咂嘴。在折腾了一整天之后,四点半是提姆的极限,"你可以把我干的蠢事拉成横幅解气好吗…然后用魔法把我头发变回来。我知道你会魔法,因为,因为你有个(哈欠)魔法头罩…"

等提姆叽叽咕咕的睡着,杰森才睁开眼把提姆从自己身上揪下来搂进怀里,他不打算这么轻易的帮提姆的忙,某些人必须得到应有的教训才行。


Ps.在提姆受尽嘲笑并且撒泼耍赖一周后杰森才同意帮他把头发染回来。之后他确实安分了一阵子,直到又突然打算把房间的墙都刷成粉红色。

这次杰森坚决表示反对,并且把提姆按住打了一顿,干脆利落的解决了问题。

真没了。


其实我还脑了刚交往时提姆和杰森互相骗彼此上床的故事,充满套路又有点复杂,就不写了。写出来就不美好了,让它们存活在我的脑中吧。睡了😌

评论(26)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