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大壮

坚持嗑同一种药

【batfam/jaytim】特殊体验(1/2)

我考完试啦耶,不半夜写字了,早点发ww是个提米中心的,有一点23的蝙蝠家。最近写的文都不能用单独的cp衡量了…几乎都是带着点点cp的蝙蝠家,让我不知道该怎么打tag🤔打cp tag我都很愧疚(。)

ooc是日常,大家自己注意吧,废话很多,没什么具体内容
没写完……就,分开两次吧😂迪克还没出来掺和事呢,怎么可能写完了。下面开始↓


(1/2)提姆一般不出事,出事就是大事

提姆最近受了伤,在一次夜巡里受到爆炸冲击,断了几根肋骨,半死不活的被抗回大宅。他在将近早晨的时候被呕吐感折磨的醒来,耳边还都是爆炸的声音,仿佛阿福在救他的时候顺手给他的脑袋里塞了个交响乐队。

"呃……有人吗?"提姆发现自己被放趴在床上,只能艰难的转动脖子,脸在床单上摩擦摩擦,"这是什么新的惩罚方式吗?模拟痔疮手术?"

"我向来不建议在家里做那种复杂手术,提摩西少爷。"阿福的声音从床尾传来,提姆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特意站在自己的盲点里——蝙蝠侠的管家,对吧,都有一样的爱好,"您只是背后烧伤的比较严重,所以我们只能让您趴着休息。"

"所以我得一直趴到痊愈?"

"烧伤或者肋骨,愈合任何一项都可以。"阿尔弗雷德体贴的把手摇铃递给提姆,"您准备好接受探望了吗?"

"没有,在我摆脱这个丢人的姿势之前,麻烦不要让任何人探望我。"


事实证明提姆不能阻止探望,尤其没办法阻止自己的男朋友。阿福离开没多久杰森就蹿进来了——从窗户,表情诡异,眼神控制不住的四处飘——哦,他这是在为我担心,提姆甚至有那么一些感动了。

"你,嗯,你好点了吗。"操,他不是在担心我,他他妈是在憋着笑。提姆体内升起一股跳起来打人的冲动,但被疼的嘎吱嘎吱响的脊椎消磨殆尽。

"不怎么样。"提姆没好气的嘟囔,一边伸手去拍打杰森的大腿(这是他现在能做出的唯一攻击了)。

"别阴阳怪气的,小鸟。"杰森抓住了他的手指头,"我陪了你半个晚上,担心的要死要活,酝酿了好久情绪。只是都被刚刚老头子开的家庭会议破坏了。"

哦?杰森惯用的甩锅技能。提姆挑起眉毛:"布鲁斯说了什么?"

"外出安全问题,仿佛我们还是个正常的家庭,门禁就是在晚上十点半。小心装着炸弹的面包车,小心拿着机关枪的陌生人的搭话,小心一切不属于马戏团的小丑,最好也小心点属于马戏团的小丑。"杰森发出不懈的鼻音,"老生常谈。但是!"

"但是?"提姆确定这是个语气强烈的转折词,如果是发短信,杰森一定会大写这个词。

"但是这次你是反面典型,太少见了。我以为你每次都是站在老爹身后看别人挨骂的乖宝宝。"(提姆尽量大声的反驳"实际上我有好几次…",可被杰森打断了)杰森加快了语速,把提姆的话挤出去,他还特意学了蝙蝠侠的语气,"除非你们都想脸朝下的养伤。"

"卧槽他真的这么说了?脸朝下,哈?"提姆觉得自己受到了嘲笑,来自蝙蝠侠的嘲笑。

杰森坐到念叨着"可不嘛。",让人分不清真假。提姆后悔死了,他甚至短暂的反思了一下自己过于自信的问题,可再怎么反思也没用,现在别说躲起来,他连翻个身都做不到。提姆只能像个海豹一样的在床上缓慢蠕动,尽量让自己舒服一点。

说实话趴久了不可能舒服,尤其是你连用胳膊肘撑起上半身都不行的时候,提姆感受到自己身上好的坏的部分都在隐隐作痛。杰森坐在旁边看书,他却连玩手机都无比艰辛:"我真希望我能卸下一条胳膊来。为什么我的胳膊不能都长在一边呢,一只手连打字都不行。"

就在提姆艰难的浏览网页打算分散自己注意力的时候达米安出现了,非常不幸的。提姆转头看向门口,达米安端着他的午饭,早饭?口袋里还塞着几只彩色笔。他的表情有点惊讶,站在门口将近一分钟才拖拖拉拉的进来:"是谁跟我说德雷克打了石膏的?"

"所以你才带了彩笔来是吗小子。"杰森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你看,这种混蛋连未成年人都骗。达米安显得有点恼羞成怒,他把餐盘啪的拍在床头桌上,天知道他为了找机会来给提姆的石膏上瞎画付出了多少。

一般来说提姆不喜欢别人在自己生病的时候吵吵嚷嚷,但现在他正无聊着,巴不得杰森和达米安能共同表演民族舞——只要别波及到他的饭,他饿的快要啃指甲了。

"我多希望我能斜靠在床头,一边吃饭一边看他俩跳舞啊。"提姆把脸埋进床单里喃喃自语,他决定把这一条写在自己的圣诞愿望清单上。

达米安还在为自己被骗的事纠缠不休,杰森解释他是想骗迪克,没想到上当的是达米安,可这只能使达米安更生气。他站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和杰森打架,像只猫又像小狮子王,让人怀疑塔利娅在达米安刚出生不久就给他脑门儿上抹过什么番茄酱。达米安冲杰森示威:"我就算是想在德雷克脸上涂鸦你们都拦不住我。"

停一下,停一下,怎么又牵扯上我了?你直接去杰森脸上画不好吗。提姆拍拍床铺引起注意:"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能把饭给我吗。"

提姆知道达米安和杰森就在窗边一高一低的看着他,即使他没有转过头去,那种带着嘲笑和怜悯的视线仍然刺的人背后疼,也可能是他背后本来就疼。空气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达米安开口说:"求我。"

杰森又开始爆笑了,他今天笑的次数明显超标,一点也不像是个男朋友受了重伤的人。提姆硬生生的扭过头去,希望那两个人能体会到自己眼神中的不可思议:"你是个BDSM爱好者吗?对瘫痪在床的人?"

"你还可以选择用脚吃饭。"达米安发出一声嗤笑,他表情特别认真,完全不怕被告黑状。为什么十几年了还没有圣诞精灵带他去看看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①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或者你可以求求我?"杰森也加入进来,他们背对阳光,恐怖电影里的连环杀人魔也不过如此。我可能要被分尸之后做成肥皂,提姆想,这两个人为了抓住个找我麻烦的机会已经不顾一切了。

"好吧,好吧,求求你们。命运既然来凌辱我们,我们就应该用处之泰然的态度予以报复②。把录音笔拿开!求求你,我的好兄弟们。"

"提摩西莎士比亚,是吧?"杰森终于捡回点良心,他去把餐盘拿过来,"你想喝点汤吗?"

"你想看汤穿过我的嘴沾湿床单吗?你肯定没侧躺着喝过饮料对不对。"

"呃…我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个经验。但是你知道吗,或者,我刚才和你说过吗,你这样挺惨的。"

"现在说过了,谢谢。"提姆叹了口气,达米安都开始笑了。提姆可以发誓,把达米安逗笑是他这辈子最恶心的经历,远超过被小丑绑在椅子上逼着看碗里飘着的自己的脸皮(毕竟那时候所有人都被绑着自身难保,没人会特意挑他的刺),"麻烦下次在我立‘绝对没有炸弹’的flag的时候直接打醒我。"

"给你个背摔?"

"扇巴掌就行,我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很听劝的。"



——TBC

①梗来自狄更斯《圣诞颂歌》
②是莎士比亚的一句话而已(。)

评论(7)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