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大壮

坚持嗑同一种药

【BW】神奇爱情在哪里

不是魔法AU,文题无关。

是被基友催了很久的一个短短BW。虽然写BG,但仍然是毫不留情的我流沙雕文。沙雕且ooc,请新老顾客谨慎阅读!!!我真的不太会写正联人员(。)ooc.ooc说很多遍注意


梗概:有些人表面上波澜不惊,但内心里其实已经死了


布鲁斯从头痛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瞭望塔的诊疗室。头很疼,也很晕,布鲁斯自己分析着,现在的情况可不怎么乐观。仪器在他周围闪光,那些都是之前用来检测被控制的超人的——太糟糕了——他有一段记忆不清楚,而且布鲁斯发现自己甚至没穿蝙蝠侠的制服——

"到底怎么……"

"你醒了布鲁斯。"超人飘过来。

"叫我蝙蝠侠。"布鲁斯发现超人自动保持了安全距离,这很令人欣慰,但是也很不寻常。

"可你没戴着紧绷的面具和尖耳朵,对吧?"超人撇撇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迫切的一些…呃,一些想法吗,或者,你对戴安娜怎么想?"

他问的可真有点奇怪不是吗。"戴安娜是我们强大而可靠的队友,我现在只迫切的想去换衣服。"

超人突然大叫起来:"他好了!戴安娜,他好了!"

布鲁斯上次听到克拉克这么激动的大声叫唤还是因为露易丝怀孕——他感觉更加不对劲了。

——

"你确定他好了?"神奇女侠站在会议厅里,面对着超人和已经换回蝙蝠侠的布鲁斯。

布鲁斯早就想明白自己大概是被控制了,而他的耐心也已经在两个队友轮流反复的确认中被消磨殆尽:"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真的想知道吗?你可以选择不知道,装做无事发生。"

蝙蝠侠摆出那张惯用的"不想废话"脸,就算记忆模糊他也能确定自己没杀任何人也没炸过城市,所以:"我从不逃避问题。"

——

"好吧,呃,简单说就是你中了魔法。"

果然。

"然后你开始疯狂追求戴安娜。"

……什么?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行吗,我骗你没意义。不信你直接问戴安娜。"

"超人说的是真的。"戴安娜的语气里明显带了一点点胜利者的揶揄,等等,胜利者?

"是魔法喷雾,效果只对人类比较明显。"她继续说,"会放大情感,让受害者对自己所爱之人的感情加深到难以控制。"

噢,好吧,胜利者。布鲁斯有那么一瞬间的后悔自己的担当精神了。

"你一直缠着戴安娜不放,说要给她买花,买包,买飞机;摘太阳,摘月亮,摘下银河系。"克拉克一回忆起蝙蝠侠滔滔不绝的场景就难受,甚至有些生理反应,想吐,"戴安娜说她不和蝙蝠侠约会,你就穿着西装跑到瞭望塔来,给戴安娜写诗,唱情歌。"

布鲁斯觉得这个事情已经超出自己的承受能力了。当初超人给了他反悔的机会,他就应该乖乖装作无事发生——布鲁斯第一次认真考虑把"听劝"加到自己的人生字典里。

除此之外他还有点生气:"你们都没尝试阻止我。"

"我尽力了,可你说就算我打断你的腿,也不能阻止你对戴安娜的爱。"克拉克快委屈死了,"我能怎么办,真的打断你的腿吗?"

布鲁斯摇摇头,他看到戴安娜在偷笑,他猜自己现在脸色可能比墙皮好不到哪去。布鲁斯没有继续接超人的话,只是在想:如果我现在把自己腿打断,衣服脱了回诊疗室躺着的话,还有机会改变现实吗?

——

答案是没有。布鲁斯韦恩,男性,人类,被区区喷雾控制着干出了一系列绝望的事。他必然不能改变现实,也并没找出让队友失忆的办法(尽管他确实尝试了)。他只能顺其自然,就像和家里人吵架后装死一样的顺其自然。

后果就是戴安娜主动来找他谈话:"其实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你那时候挺可爱的。而且你不能总是自己忍受,爱情也好,尴尬也好,连克拉克都觉得你有点可怜。"

有点可怜,那个村里种玉米的竟然觉得他有点可怜。布鲁斯从没受过这种委屈。

——

所以事情就算是被定下来了。要让布鲁斯来说,这大概得算是因祸得福,但是属于蝙蝠侠的那一半又觉得是雪上加霜。他心里矛盾的不行,就显得吞吞吐吐,半推半就,仿佛他才是被强迫的那个。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蝙蝠侠对这个魔法变出来的爱情心存芥蒂(大概是自尊心在搞鬼),他总是若有若无的疏远戴安娜,还动不动就想反悔。

"我之前也体会过这种心情,"超人表示了理解,"在小学五年级,期末考试前一天晚上,我为了不去面对数学,差点就躺地上耍赖了。"

超人为了帮助自己小学五年级的队友也是费尽了心思,他甚至努力在工作中为蝙蝠侠和神奇女侠创造独处的机会,比如现在。

此刻他们正在太空,打算挪开那些未来可能撞到地球的小行星或者宇宙垃圾。神奇女侠和蝙蝠侠在外面,而超人自己坐在飞船的监视器旁,多么让人不习惯的分工。

"你跟我在一起很容易有危险,"蝙蝠侠向来善于抓住机会给别人添堵,"戴安娜,我还是觉得不行……"

戴安娜回手捶碎了一颗小行星:"什么?你了说什么,男孩?"

"我说我在考虑今天约你吃晚饭。"

"当然可以了,我正好有时间。"

——

结果布鲁斯和戴安娜真的去吃晚饭了,克拉克一个人留下来加班清理小行星碎片。

还饿着肚子。



没了。

评论(18)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