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大壮

坚持嗑同一种药

【林方】依赖感



       说在前头【要看啊!】:总觉得方锐内心要比表面脆弱,反复转型兜个大圈子又回到气功师,被后辈排挤转队,每一次都承受挫折和不信任,他却总是要去努力发挥令人满意。大概会在暗地里觉得自己很没有价值吧,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还是硬撑着向前。比起无故自信的点心大大,我更心疼感情趋向完整的夹心点心,就希望林大大能在方锐自己的好胜心之外成为方锐的支柱,从心理到情感,能给无助的点心大大一点安慰。

        不知道别人怎么看方锐,我只能用自己的想法去判断

        所以只看只看光鲜外表的怀春少女就绕道吧,如有不适,请勿强行食用(x楞吃我看着也挺心疼的23333

        不虐,只是想表达一下方锐对林敬言的依赖,还有方锐暗地成长的故事,再加个坏心眼儿的林敬言233


01

        方锐在联赛期间总是失眠,心慌的突突跳。他看见老魏一颗一颗的抽烟,反复看蓝雨的比赛视频;他看到小辈们持续的练习,休息时揉着干涩的眼;叶修还是一副悠闲的样子,就跟没被自己发现半夜偷跑起来查看装备一样,方锐像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想着,原来教科书也会紧张,那大概自己就不算什么了吧。他其实早就发现了,自己除了紧张很多的是不安,半夜难受的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倒立想折腾又怕打扰到队友。

        啊,这种讨厌的感觉,这种排解不开的不安,让自己满脑子都是挫败的想法。

        这时方锐就又开始想念起林敬言,那个仿佛能无限度的容忍自己耍脾气犯孩子气的人,他甚至有点想唐昊至少他能让自己更强硬。

        方锐从以前就是这样,嚷嚷着说自己多有才华,其实背地里紧张的要命。每次比赛之前都是半夜跑到林敬言房间拽着林敬言的袖子反复得问:“你觉得我最近状态怎么样,你觉得我最近怎么样?我跟那个谁谁谁比怎么样?”具体是谁谁谁,都会根据对战的队伍而改变,方锐却总是一副急得要哭出来的表情,这个林敬言从没告诉过他,他也不知道。最后方锐会被林敬言拿被子包裹起来,顺毛安慰着睡过去。第二天就没事儿人一样跟队友打闹着去会场,上场前又紧张的手指发白,但除了林敬言,谁也不知道。

        这么想就跟自己离不开林敬言一样,方锐撇撇嘴,管他怎么说现在不也分开了吗。方锐缩进被子里,反复的划开手机屏幕再关上,眼睛被光线照的有点花。觉得自己真是没用,转型那么多次自己到底适合什么职业?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这个团队?绕了大圈子又回来了的气功师到底是什么样子?不知道,不知道,从蓝雨训练营到现在过了这么多年,谁还记得,明明谁也没告诉过自己!想再去找已经很久没联系了的林敬言,方锐又郁闷的开始想该用什么样的借口,该怎么开头。

        最近过得怎么样?

        霸图伙食好不好?

        你觉得我最近状态怎么样?

        他怎么知道呢,方锐自暴自弃的扔开手机,现在连自己跟他到底什么关系都不知道,就像他们两个根本没告白就特别自然的在一起了一样,到现在也没人提过分手——老林这王八蛋难道不觉得提心吊胆的更让人难受吗!

        方锐就这样难过难过的又生起气来了。

        最后虽然不知道说什么却还是没忍住给林敬言发了短信:“…”


02

        收到回信是第二天早晨,林敬言特意解释了每天晚上被副队收手机统一充电的心酸队规,但让方锐在意的却只有一句,最后一句:我还以为方锐大大不要我了呢。

        我更害怕你不要我了啊,林大大。

        方锐不得不承认林敬言对自己的重要性,就这么个不瘟不火的人,就这么个看上去特别好欺负的人,总能在方锐快要窒息的时候把他拉出水面,总能给踉跄着后退的方锐一个支撑,即使两个人已经没有所谓战队和胜利的共同利益存在。

        方锐不禁自嘲,还真是没体会过这么憋屈的爱情——说的就像他之前体会过爱情一样。

        果然,一旦打破沉默关系就会好转很多,捅破窗户纸就比较坦荡的进行偷窥。方锐又开始每天每天的和林敬言发短信还发语音,让张副队不得不在紧盯张佳乐的空闲捎带上了林敬言。对话都是些小事,由方锐开始由方锐结束,类似老魏犯病啊,叶修嘲讽啊,队里妹子多福利多啊,无关荣耀也只字不提自己的紧张和不安——说出来就跟自己离不开林敬言一样。

        到能说的更多,聊的更深的时候,就得从兴欣战胜霸图之后,林敬言又宣布退役之后算起,那时的方锐已经多好歹适应或者说是改造了气功师,和坚持不要脸的兴欣也磨合的更好。方锐多少有些得意,他甚至开始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没见过猥琐的气功师吧?哈哈哈我可是黄金右手!转两次型又算得了什么!”他曾在电话里这样对林敬言夸口,话题也很平滑的向方锐的日常生活过渡,方锐觉得自己又变回之前在呼啸黏在老林身边那个变着法讨要夸奖的小鬼了,连拧开个瓶盖都想听那个人夸奖一番。

        方锐总想跟林敬言再多说一点,废话也好,想再多听一点,那个能让自己镇静下来的声音。但他又在心里抵触去向林敬言服软,抵触而且不屑于告诉林敬言自己需要他的支持,同时又介怀于林敬言从不主动开口。

        “无所谓。”方锐骗自己说。


03

        再到很快的后来,兴欣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进了决赛,对战轮回,怎么想都是个方锐犯病的好时机——方锐又开始在半夜想倒立了。他很早就滚进房间开始给自己催眠,梦里全是乱糟糟的竞技场,一枪穿云或是一叶之秋,场面乱的很,受尽折磨醒来发现时间也不过两个小时。

        恋爱都没这么尽心尽力,比个赛竟然连梦都不放过!方锐抓抓头,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

        两条短信,林敬言

        “别瞎想。”

        “锐锐,别紧张。”

        他明明都知道。方锐突然觉得自己眼睛发酸,眼泪就这么往下掉,他想,再也装不下去了,抵触和介怀一下子就变成了愤怒,难以抑制,他翻起身来抓着手机跑到小区门口打电话给林敬言。

        “你为什么要安慰我!”

        “为什么不早说!”

        “是不是我之前要不给你发短信你就这么一辈子不理我了!”

        “凭什么你就能一声不吭的回来了!”

        “凭什么你能不反抗的扔下呼啸扔下我!”

        “为什么我要成为你的搭档就得转型!”

        “林敬言你他妈赔我流氓你赔我盗贼!”

        刚开始的质问慢慢就变成了哭着撒泼,方锐觉得这样无理取闹怂爆了,但是一旦开始就完全没办法停下来,好像不把心里的积怨都扔给对面的人自己忍受了这么多年就很吃亏一样,确实很吃亏。

        林敬言只能安慰着方锐,听方锐抽抽搭搭的没什么逻辑的说自己多委屈多努力,再一遍一遍的告诉他:“我知道,我知道……”他确实知道,所以他总想把方锐挡在身后,总想把方锐抱在怀里。

        “但是锐锐,”林敬言说,“你在成长。”

        之后林敬言又絮叨的说了很多,解释各种问题再把之前落下的关心都补上。解释的也是拖拖拉拉吞吞吐吐的,但是方锐都能接受,对,林敬言说的他都能接受。也算是个奇特的定理,只要林敬言跟自己说,只要自己能感觉到他是特别说给自己听的,方锐都能接受。就像是被摸头揉肚子的狗狗,虽然这个主人让人感觉有点保守有点古板,但是他还是爱自己的!那就不用在意别的了,什么理由什么过去,转型或是退役,都不用在意了。

        又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离不开林敬言了的那种该死的,踏实的感觉。

        挺好。


04

        “出国比赛是不是更紧张?”

        “才没有!我可是有名的猥琐大师!黄金右手懂不懂!第十赛季冠军懂不懂!”

        “懂,懂。那就少喝点水,叶领队怎么告诉我说你总是紧张的去厕所。”

        “知道啦!知道啦!老林你再这么婆婆妈妈的我就要拉黑你啦!”

        “方锐大大不总嫌我关心的少?一次性多补给你点。”

        “关心是……那老林,你先把叶修那打小报告的王八蛋拉黑了咱再说别的。”

        先打叛徒,再谈恋爱。


05

        “方锐最近状态?嘿老林你进霸图之后心眼儿更多了啊,旁敲侧击的找哥问那点心?”叶修叼着烟,对林敬言费尽心思就算是打网吧座机也要来打扰自己游戏问对象的行为表示不满,“方锐不一直黏着你呢吗,你不能自己问他?没手机还躲不过你俩秀恩爱是不是太丧尽天良了!”

        “方锐不总是不想告诉我吗,我也不太想催他。他总是瞎紧张还逞强,叶队你要多关心队员柔软的心灵啊。”

        “你要是不提名字我还以为你让我关心的是队里那几个小孩儿呢,行吧行吧,不过老林啊,其实你是不是更离不开方锐啊?”

        “叶队不是还要训练吗,偷懒可不好,我就先挂了吧。”

        “……呵呵。”

       叶修就很容易的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然后顺手给方锐加大了训练力度。

       体贴的好队长说:“生活的丰富点,就没闲工夫瞎想了。”

       【时间大概是老林刚去霸图不久】


评论(10)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