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大壮

坚持嗑同一种药

【叶皓】意识过剩

【叶皓】意识过剩

又叫一物降一物或者是恋爱中的人都有病也许他们本来就有病

高中生梗,奇怪的恋爱脑回路

写告白有什么用!高中生啊,就要勇于用热血拯救世界!!爱他就强奸他啊!

全体住宿生设定,刘皓自带乌鸦属性…顺带点林方

PS,关于出现了“硌楞绷子”这个词,天津话,是指行为怀疑孤僻的不合群的家伙_(:_」∠)_以及文中把好炮友东西藏起来真的只是一种情趣,不确定自己能脱团的孩子不要学,真的。


00

        在第一节课下课后,留下来整理实验器材的生物课代表王杰希,在和被自己扣下来作伴的叶修的闲扯中,这么评价了刘皓:“蝇营狗苟。”嗯,蝇营狗苟,说得好!

        叶修恍然大悟,自己一直想用什么词形容那个小孩儿却总是找不到合适的,没想到王杰希一语中的,不愧是高材生,文理兼修啊杰西卡大大!叶修从后面“啪”的拍了一下王杰希的肩膀:“没错!哥就是喜欢这样的!”

        然后就被课代表似笑非笑的抬手泼了一身刚研磨过的氯化铵粉末:“恬不知耻。”


01

        这完全不是王杰希说话不留情面,因为人嘛,天生性格就不一样,像王杰希或者叶修这种天生的硌楞绷子,成绩好能力强的代表人物,跟谁关系都一样好,反而显得有点孤立,王杰希又偏爱独来独往如风似电的感觉,这样长时间被学弟学妹跟随的生活委员自然是无法苟同刘皓这种私下拉帮结派的行为。

        叶修一开始也不太能理解,甚至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家伙就是跟自己过不去,直到叶修跟刘皓坐了同桌,拿着漫画看刘皓为了保持成绩一遍又一遍的翻练习题,他心中才不由得产生了一种就像自己偷工减料的那种愧疚,叶修才知道刘皓是怎么一种厌恶自己的心情。

        要是我,我也会嫉妒的不行吧,叶修想,我真是天生丽质难自弃。

        听着确实嘲讽,但那之后,叶修就开始观察起了刘皓,也许是刚开始的同情或者什么的,反正后来到了叶修为了防止刘皓嫌弃自己而买了一样的习题装模作样的写写画画的时候,事情就像棵歪脖树一样开始向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简单来说就是叶修越来越关注刘皓。


        后来叶修坦坦荡荡的带着一股厕所的味道返回了教室,当然是在没进门的时候就被老师塞了假条要求去换衣服,毕竟让老师在厕所的味道里教书育人还是太勉强了。

        叶修再回来就已经快要到下午了,吃了零食睡了午觉补了作业的叶修大大,即使是心满意足却依旧是装成因错过课程而悲痛万分的样子,拖着双板鞋趿拉趿拉的就进了教室往后面的座位走。他走过方锐的座位,埋头苦学的方锐抬头看了眯瞪着眼的叶修,一副了然的样子,咬牙切齿道:“卑鄙!”

        叶修也就顺势扫了眼被方锐课本半压半挡着的PSP和方锐的同桌,一脸淡泊的帮方锐拿着充电器还冲自己微笑的林敬言,顿时也是感受到了被脱团狗无意嘲笑了的世态炎凉,感叹师道之不存,惑之不解。叶修坐到座位上,看到自己桌面已经干净的只剩下一支笔,就戳了戳旁边一脸事不关己听着课的刘皓:“哥书呢?”,就看刘皓一脸别扭的从桌侧兜子里拽出一本语文书扔在叶修比脸干净的桌上,叶修满意的点点头,听了好久的课才回光返照似的用力戳刘皓:“还有笔记本!”,刘皓才又从暖气旁边扣出笔记本扔给叶修——这个小混蛋和哆啦A梦有什么关系!叶修不禁产生了哪天趁几天不在一定要翻遍他这点地方的想法,毕竟叶修根本说不出来有多少东西是刘皓藏起来而自己已经忘记了的。

02

        就和很多人都不太明白自己中学的恋爱到底是个什么心理一样,叶修也不太能说清楚自己为什么喜欢上这个爱藏自己东西还像是天天诅咒着自己的家伙,但当叶修开始注意刘皓的一举一动,开始谅解并享受着他的嫉妒,开始期待他的小动作,开始按时写一些原本没必要的练习题并有意保持每天比刘皓做的数量少来维持他的小虚荣的时候……

        叶修扔开戳在《五三》上的圆珠笔,靠在椅背上,心中感叹自己大概真是无药可救了。

        那下一步是不是就应该告白了?叶修边假装看英语阅读边思考着,告白可没有那么简单,应该找个队友!

        王杰希?不行,那不就等着他配一副药给自己调节内分泌吗。

        黄少天?……大概在告白之前全班同学就都知道了。

        喻文州的话,听着靠谱,但是让他知道和直接让黄少天知道也没本质区别吧……

        那沐橙呢,不不不,叶修根本不想在毕业之前作为恋爱小说的男主角登上学校的校刊,一想到沐橙那个小丫头一脸体贴的帮自己解决恋爱问题,叶修就已经想象到校刊里新出的少女,乙女连载《同桌学霸爱上我》或者《来自同班的你》——恶俗!叛徒!

        这时叶修才想起了被每天方锐捧着夸的林敬言,偏头一看林敬言正任劳任怨的给方锐补笔记。呦,好男人啊!叶修一拍大腿,不废话没脑洞看着还挺靠谱,就决定是你了!

        老林啊!吾友!!!


        事实上,叶修后来才知道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流氓再怎么靠谱也是流氓。

        但作为当局者的叶修并没能及时发现这个问题。

        下课的时候,叶修豪放的掏出十块钱骗走了方锐又亲切的揽着林敬言的肩膀,笑的一脸无辜:“老林啊,你说,你家方锐多么可爱真诚大方善良,怎么就被你追到了呢?”

        这种情况下一般人大概都会认为叶修是明目张胆的挖墙脚,但林敬言是谁啊,这个戴着眼镜的衣冠禽兽,摘下眼镜的黑心流氓(方锐亲赐)必然是一眼就能看出叶修图谋不轨,不轨的还不是自己家方锐——林敬言在心中给方锐的魅力值点了蜡烛。

         “叶修你这是想糟蹋哪家的姑娘还是伤害哪家的少年啊?”

         啧,上来就打直球,感到心很累的叶修呵呵的干笑着:“其实嘛,不过是哥喜欢上个人……”“是你那个小同桌吧,”林敬言笑的高深莫测,“他可不像我家方锐一样可爱真诚大方善良,自然也不像我们这样传传纸条拉拉小手这么lowlow的就能成功,你说是不是。”

        建议听着很有道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吧。叶修就这样和林敬言绵里藏针的呵呵呵呵笑着直到方锐用叶修的钱买了零食回来并且毫不留情的踹走了叶修。

        真狗啊,叶修又暗自给林敬言贴了个新标签,还坑了哥十块钱。

03

        可是最终刘皓就是被叶修的纸条征服了,至少叶修坚持这么说。

        求助后,叶修神经兮兮的思考了很久仍然决定使用林敬言说的这种lowlow的方法,于是他就在某节数学课上给刘皓写了个纸条“放学后小树林等你,约。”

        这句话在一段时间后收到了(爱情)魔法师王杰希的诚恳评价——太土!就像一口气吃了二十斤金坷垃,张嘴就有大兴安岭的味道。


        而刘皓呢,他看了一眼内容,就举手把纸条交给了老师。

        没错,这个小王八蛋他告老师了。老师都要疯了,这到底是道德问题呢,还是取向问题呢?不知该从哪教育起的数学老师霎时开始怀疑起自己的人生,顺带后悔自己当初没学马克思主义思想道德教育,直到下课。但老师仍然在下课后单独把纸条还给了叶修,并且暗示他班里好看的女生那么多,不要天天想着非礼男同学。

        老师你确实该学学思想道德了啊,就学到你能明白自己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为止吧。


        那为什么刘皓会被征服呢?因为叶修不要脸一般的坚持不懈啊,或者说是坚持不懈的不要脸。

        同样内容的纸条刘皓连续收到了两个多月,期间还会夹杂着类似于“这个知识点不考”,“别装模作样了,数学课背啥英语快回答哥”之类的关心和威胁,蚕食鲸吞,积毁销骨,以至于刘皓觉得也许讨厌和喜欢的界限本来就不是太分明。

        嗯,只有那么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也许更多一点?刘皓在草稿纸上画着带点的小线段,大概有三厘米那么喜欢吧,也许有五厘米?嗯……八厘米!最多八厘米!刘皓一头栽在草稿本上。

        算了,承认吧,我他妈就是喜欢他。

        可不嘛,不然你专门藏他东西干什么呢。

        想明白就好办了,刘皓当天晚上就把自己扔在宿舍的各种叶修的东西都抖出来,第二天一早哗啦啦的扔在叶修桌子上,大概就是答应了的意思吧。叶修把这堆零碎一个一个的拎出来看着,感叹着:“哎呦这个都是上学期的课本了吧?”,“原来哥曾经有过三个数学笔记本,真好。”,“这咋还有感冒药?”

04

        然后叶修就看着这堆东西笑了起来:“保存的挺好嘛小家伙,那哥也就暂时交给你保管了?”

        啥叫暂时!?保管的好了还换发长期租用证咋的!刘皓这个生气啊,又想如果答应了,不就是得跟这个嘲讽病待好久了嘛!!!不行!重来重来!分手分手!我还得提条件呢!还得签不嘲讽不犯病条约的!

        当然这些,叶修都是拒绝的。分手,条件,条约,统统是,拒绝的。

        精明如叶修,必然不会给你吃了吐的机会。


这个文,我写了大概半年OJL连上了高考,剧情思路都断断续续,如果错字语病请指出。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