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大壮

坚持嗑同一种药

【jaytim】kinky love


对不起某个大佬,我没更她催我的43,也没写公然入侵嘿嘿,我保证清明就写!

突然想写【轨迹】那篇之前的故事,关于相遇。设定和梗很多来自朋友,以及我和基友看电影的尴尬经历233,瞎写瞎看!

仍然是,普通人设定,文学类专业硕士研究生杰森和生物工程类硕士研究生提姆。
(但是文里刚认识时他们还是大学生)下面开始↓



斯蒂芬妮拍拍在使用加速离心机的提姆。提姆意识到她没穿实验室工作服,留在实验室的学生正若有若无的看向他们。

"抱歉,我不会让她碰任何东西的。"提姆象征性的冲同学挥挥手,他看向身边正好奇的盯着离心机的金发姑娘,"别离的太近史蒂芬,这很危险。"

斯蒂芬妮跟着提姆回到实验台,她还是忍不住探头探脑或是环视四周,像是看着一群行尸走肉:"这些人在实验室待的快把自己也发酵了,你需要休息吗,要一起出去玩吗?"

提姆思考了一下顺便活动着脖子:"其实我觉得还好,现在还不是压力最大的时候。"

"你走火入魔了提宝,你感觉不到自己因为每天睡不够八小时已经半截入土了吗?…再减去你回家刷脸书玩游戏的时间,你平均每天有睡五小时吗?"她撩起一点提姆的衣角,一把从提姆牛仔裤后口袋里揪出半袋棉花糖:"你中午饭吃的什么,就是这点棉花糖?"

提姆惊悚的捂着自己屁股,庆幸刚才自己手里没拿硫酸试管。他不明白斯蒂芬妮是怎么知道自己作息时间的,又是怎么透过来长到膝盖的工作服发现自己口袋里有东西,还能那么快的从屁股兜里把零食袋拽出来的。

可能我确实在实验室待的太久了,提姆想。一周七天,早七点到晚十一点的生活确实和正常作息差太多,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实验进度就是每天都在催促他用生命换成绩。

"我也很想和你出去玩史蒂芬,但是我时间很紧。可能只有某天下午或者晚上,匆忙的跑出去再匆忙的跑回来,太没意思了。"

"那我们可以在学校附近的电影院定一场电影,你选时间场次,我随时都可以!"

"你们学科这么闲吗?"

"只有期末比较忙。"

"也许我当初应该跟你选一样的专业。"

"你不一样提姆,你总有办法用一大堆事填满自己。"


提姆真的去对比了自己的时间和电影片场,最后选定了一个工作日中午的场次。

——第十排,你认真的吗提姆?你不戴眼镜会连屏幕在哪都看不到。

史蒂芬特意妮发来短信表达自己的惊讶,后面加着乱七八糟的emoji表情。她之前和提姆看电影向来都是前三排,全程抬头像是仰望星空派里面死不瞑目的沙丁鱼头,只因为提姆不愿意戴着自己傻了吧唧的方框眼睛。

——因为我很好奇,我定的那场电影,就是那场名字听着都很尴尬的爱情片。整场加上咱俩就只有三个人,我太在意独自中午跑去看电影的会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我觉得那个人一定是个没朋友的蠢蛋,以及我有不好的预感,所以……?

——所以我把座位买在了那个蠢蛋旁边:)

——我的天呐,太厉害了:)


到了看电影的日子,提姆和史蒂芬妮决定先在咖啡店里买饮料然后一起去电影院。

史蒂芬妮不同意提姆买咖啡:"你就要被咖啡浸透了,之后再也没有香水能改变你身上咖啡豆的味道。"她强行点了两杯冰摇茶。

排队买饮料的后果就是电影已经快要开始了他们才到影厅,但是影厅里仍然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一定是太尴尬了,你不应该买票买的那么明显。三人一排可比这种爱情电影尴尬的多。"

"你还不是满脸期待。我还没把座位买在他左右两侧呢,已经很好了不是吗,而且有可能这场不止咱们三个人,"提姆笑着找座位,"座位是10和11。好吧,既然是我故意找茬,那就让我来坐在这个蠢蛋旁边。"

他们就这么安静的坐着,安静又激动的等待。在这种期待的心情下,史蒂芬妮甚至都想不到什么能让彼此分心的话题。

最终,在影厅灯光快要暗下来的时候,他们才看到有人匆匆忙忙的跑进来——是个男的,还拿着爆米花。

这让提姆松了口气,如果是个姑娘他可能就会有些愧疚自己叫了人家那么久"蠢蛋"。他们打量着这个一直被等待的人,随着快速变暗的灯光,提姆觉得这个人一定很高,额头染了一卷白毛,正有些狼狈的掏出手机,就着光找座位。

没错,这场电影真的只有他们三个人。

电影的片头已经开始了,可没有人在意。提姆眼看着那个人数着座位号走到自己面前,微弱的光里冲自己张了张嘴,表情古怪。提姆绷不住自己的笑,又要若无其事的把脸转向屏幕,他能感觉到旁边史蒂芬妮笑的停不下来,憋着声音用胳膊戳自己肋骨,椅子都在打颤。


爱情电影进展实在是太慢了,提姆打着呵欠,史蒂芬妮已经睡着了,头抵在提姆肩膀上,也许还流了口水。提姆坐的浑身僵硬又不方便动,只能小心翼翼的喝饮料,他抬眼看坐在自己另一边的家伙,屏幕上忽闪的亮光打在那个人脸上,看上去像是素描教室的石膏像。提姆没画过石膏像,他对艺术一窍不通,因此只能凭着自己的想象来使用比喻。

那人把爆米花夹在膝盖之间,他腿真长,提姆想。

一个小时左右提姆就已经烦透这个电影了:"如果每个人都像主角这么绕圈子人类早就灭绝了。"他忍不住嘟囔着。

"所以这电影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身边的人突然搭话吓了提姆一跳,让他又开始想笑。提姆赶快咳嗽一下掩盖自己不受控制的嘴角:"是啊,因为一点小事兜兜转转不太符合化工类学生的审美。"

他感觉到身边的人耸了耸肩,绕过自己看向睡的正熟的史蒂芬妮:"是你女朋友拉你过来的?"

"呃…不,她……"提姆不知道该怎么简洁的解释前女友,朋友,学习和电影之间的关系,"算了吧,这中间的故事很复杂。"

"好吧,那你想要点爆米花吗,"那个人趁提姆拿走自己饮料的间隙把爆米花桶放进了他俩座位之间的饮料孔里,"或者你想听听我给你分析这个电影吗?"

提姆一点也不想听这个破电影的分析,但他想吃爆米花,所以只能叹着气回答:"好啊。"

因此直到电影快结束,他俩一直在聊天,靠的很近,互相质疑还分着吃爆米花。提姆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有一副好口才,还有一身干净的香水味。

他已经快要说服我让我觉得这是个内涵丰富的好片子了,提姆面无表情的想。自己真是为了这个电影付出不少,一条已经失去直觉的胳膊,一肩膀口水和大半场英俊的蠢蛋的滔滔不绝。

提姆终于在电影最后憋不住笑出了声,惊醒了史蒂芬妮迷迷糊糊的揉着眼,他向身边一头雾水的两个人解释:"对不起,我只是想到自己人生艰辛。"

灯光亮起来,屏幕演员表快要滚动到末尾,被强行找茬的陌生人在简单告别后倒是走的干净利落,留下提姆和醒盹的史蒂芬妮。

"你还跟他聊天了?"她猛吸了两口饮料,像是要把快从嘴里溢出来的惊讶和好奇一起咽下去,"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总觉得他外表看起来还挺时尚的。"

"嗯…充满文学气息的?审美独特,废话很多。"提姆挠着头发努力想出更多形容词,"我不明白,现在‘帅哥’和‘真男人’的评价标准已经是中午独自来看爱情电影然后给一看就不怀好意的陌生人讲解电影内容了吗?"

"快得了吧,你这个刻薄的小混蛋。"史蒂芬妮笑着推提姆出电影院。

"你这种一看到人家就笑出声的人没资格说我刻薄或者混蛋好吗?"


出电影院的时候提姆可没想到自己后来会和喜欢言情调调的‘真男人’在一起,还天天为了各种小事兜兜转转。

他盘腿坐在沙发上,咬着苹果给杰森讲第一次见面的故事,语气无奈,表情冷漠。杰森竟然满脸惊讶:

"我以为我当时表现的还不错?"

"是啊,如果不是几天后我在实验楼见到像正常人一样还帅的发光的你,我大概就把电影院奇遇划分到变态体验里去了。"

"但是你从来没告诉过我…"

"别难过,史蒂芬妮应该已经告诉除你以外的所有人了,有机会不如打电话问问罗伊知不知道。"提姆看杰森一脸惨白,他非常享受自己难得能在语言上占优势的机会,"那你呢,你到底怎么知道的我的实验楼的?我们都没交换过名字。"

"查的,电影院附近就咱们那一所学校,化工专业也就这么几个。而且你知道你的照片一直挂在系网站的优秀学生榜上吗?一点进去就能看到你的脸,简单的易如反掌,连课表都能找到。"杰森顺手接住提姆踹过来的脚,"当初电影院里你可显得可爱的多,小巧温顺,还张口闭口都有一种芒果的香味。"

"那就是一见钟情的味道,"也可能是我喝的冰摇芒果茶,"不过你也是厉害了大红,这么看你比我还会收集资料,叫我跟踪狂实在是太冤枉我了。"

"这是逻辑思维,提宝,逻辑思维。"

"那不如让我们想想之前是谁次次算错我们的生活费,还在记账本上乱划一气。"

杰森甩手扔过去一个靠垫:"我都说了是逻辑思维不是算数能力,你这个刻薄的小混蛋!"

—END—

评论(11)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