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大壮

坚持嗑同一种药

【batfam/timjay】你所想不到的

从之前点梗就说写性转来着,结果写了一半,这次旅行突然有了后续(然而是半夜聊天的激情脑洞,很没逻辑还ooc)
凑和看吧,就是个性转,但是性转我就忍不住搞结婚的故事😔不创新,而且ooc,后期大家都有点精神恍惚。


梗概:他们需要恋爱,然后结婚


在杰西卡心里提姆一直是个商人,小算盘打的啪啪响,热衷以物易物的那种。

事情开始于提姆想拜托杰西卡扮演自己的女伴去酒会踩点,当时他说之后可以请杰西卡吃晚饭。

请注意,提姆有那么多美丽的女士备选,多到如果他非要瞎说什么"红罗宾和红头罩配合最默契"就会被队友们排着队扇巴掌的程度,但他就是能连眼睛都不眨的甩出"你最合适"这个原因。没有更多解释,也一定不会有其他被藏起来的小心思,毕竟众所周知红罗宾向来是个有什么说什么的老实人。

杰西卡当然会同意,她当时还没明白答应酒会就约等于是在发表"啊,我真的好想要个甩不掉的黏黏虫啊"宣言,她只想到免费的新裙子和晚饭,也许还有夜宵。

她确实得到裙子和晚饭了。提姆把她送回位于旧街区的安全屋门口,韦恩老管家尽职擦出来的跑车在一片灰黑楼群中亮得刺眼,杰西卡拽着衣服,努力使裙角不要粘到泥土(就算是哥谭最抠门的二手店也一定愿意出500买这条裙子,但是她才不会卖呢),她笑的像个迫切想要掏空对方钱包的吸血鬼:"记得再打电话给我。"

后来提姆也确实再打给她了,过于频繁的。原因从"我需要最近军火走私的小头目在哥谭的活动范围","有一批俄产枪支型号不明"到"最近未成年的街头犯罪猖狂"又或者只是"确定不下韦恩公司救助金发放指标"。

杰西卡在电话里大笑:"你确定要向一个法律上的死人征求补助金意见吗?"

但她还是去帮忙调查了一下,附赠"特意为你敲棺材板询问少数群体意见"服务,之后以"连夜挖坟实在是太累了"为借口敲诈了一大盒巧克力,又因为吃的太高兴,整晚都不停喝水。


并不是说红罗宾自己没办法搞清楚这些事,看在他还没被蝙蝠侠开除的份上,提姆也许只是有钱没处花,或者最近需要写一份关于包养性感小秘书的心得报告。提姆和他的礼物很快就成了杰西卡生活里星光一样平凡又令人激动的部分。他们都很擅长习惯新事物,所有小青蛙都沉浸在看似平静的一锅温水里,只有聪明人夜翼会在某个晚上追问红头罩:"你和红罗宾在约会吗?"

也可能是因为只有迪克善于捅破窗户纸却不觉得尴尬。

"没有。"杰西卡觉得没有,真的没有。虽然她明天下午就又要见提姆,但那不是约会,只是吃饭,只是喝咖啡。让她可以一大早起来洗头化妆再换三套衣服的绝对是因为黑椒牛排,分子料理和让人恨不得把盘子都舔干净的巨他妈贵小蛋糕。

跟提姆一点关系都没有。杰西卡就是知道。

然而有时候,在杰西卡闲着没事坐在安全屋里的时候她也会想,我最近确实得到太多,体重秤比谁都清楚。而且那些礼物,杰西卡从来没有过类似的认知,她不确定那些珠宝或者香水的价格能不能被算在正常的"报酬"范围。

(她只收过枪做报酬,但是枪和珠宝可以等价代换吗?)

天色擦黑,她闻到附近中餐馆传来汤汁的香气,伴随着谁家孩子的尖叫。杰西卡喜欢把安全屋设置在阴面,家具里经常混合着潮湿阴凉的味道,显得老旧,还会嘎吱嘎吱响。谁都不相信那个嘎吱嘎吱衣柜里会塞着个将近十万的雾面鳄鱼皮包。如果不是杰西卡自己放进去的,她也不会信。

杰西卡确定达米安总有一天会为了这个包而谋杀她和提姆,她最近进屋时都应该小心点,可又有谁不愿意为限量包包付出生命呢?杰西卡特意把包放在衣柜中间就是为了保证即使安全屋突然爆炸,她也能第一时间保护她的香农(这是杰西卡给包起的名字)。尽管杰西卡仍旧不太清楚现在她和提姆是怎么回事,但她从小就明白,钱是无辜的,香农也是。


红罗宾从杰西卡安全屋的窗外探头,他是又一次随便找了点什么借口,打算找红头罩合作的,结果却看到杰西卡在床上叽叽歪歪打滚。

"我本来想直接离开,"提姆最终还是敲了玻璃,"你需要帮忙吗,看上去像是毒瘾发作。"

"毒瘾只是小问题,我更承受不起一夜暴富。"杰西卡从床上爬起来,"破小鸟没从自己阔老爹那学到一点好东西。礼物我已经收腻了,它们让我精神衰弱。"

提姆突然变得有点窘迫:"呃,我知道,没关系。"

哇,红罗宾可不怎么经常使用短句子,更何况"我知道"严格来说都不能算是个完整的句子。杰西卡觉得那很有趣,"觉得什么有趣"并不属于她的安全范围,可她总是控制不住,就像大家都会觉得幼儿园里红着脸送你彩色橡皮的男孩子有趣一样:"你确实太烦人了,我不得不抬高价位。你看我最近想换个安全屋,所以……"

"我可以给你找到一个…"

"我打算明天就搬去你的房子里。"

"……你可能确实是犯了毒瘾?"

"再他妈怀疑我吸毒我就打爆你的狗头。"


提姆仍旧云里雾里,而杰西卡仿佛终于等到了抱怨的机会:"我不能把我的宝贝包包和珠宝都放在这么个用随地捡的援交卡片都能撬开门锁的房间里。你的礼物给我带来生活负担,你就得负责。"

"这间房子的房租怎么想都太贵了。我凭什么花钱去感受不适还要和一群怪异的陌生人困在一起?我又不是密室逃脱游戏爱好者。"

"而且鉴于我昨天把我毕生积蓄都花光了,早晨又收到了上个月的电费账单…"

提姆抓住了重点:"你到底买了什么?"

"应该是晚餐。"杰西卡艰难的回忆着,"呃…也许还有枪或者冰激凌,什么的。"

才没有,杰西卡只是买了新衣服,为了下次的不是约会的约会,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和五星餐厅更相称一点——对,她就是那种嘴里说着没劲,实际上却超在意的人,这么看来提姆确实得为此负责。

"不然我会被断电,然后只能看街对面的夫妻闹分手来娱乐自己了。"杰西卡说的极为坦然,专业软柿子提米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因为对别人恋情幸灾乐祸而下地狱,所以第二天一早杰西卡就打包东西搬家了。

"我先声明我确实是个正直的好人,但是,"提姆带着杰西卡参观自己几乎空无一物的冰箱,"我知道里面什么都没有,别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我。我在说,但是,你知道突发奇想就决定住进某位男性家里不是个好主意对吗?你就不怕我半夜爬上你的床?"

"我见过你的手机歌单,孩子。在发现你能无意识的,一字不差的对口型唱出那些狗屁的公路歌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无害的。"

"说实话,你这就有点侮辱人了。"

为了证明对方的错误,提姆当天晚上就去爬了杰西卡的床。


所以当几天后红罗宾被夜翼堵住问:"你和红头罩在约会吗?",提姆回答说:"我们现在在同居。"

"已经第三季大结局了?我还以为我没错过约会剧情?"迪克向来不喜欢没有播出时间表的节目,他明明提前订阅了,这不公平。

"因为第二季被砍掉了,稍微有点跳跃。"

"可以给我讲讲吗?"

当然不行,提姆这个奸商拒绝给不付费观众重播任何内容。讲故事哪有看迪克心浮气躁的八卦脸好玩。


再后来提姆就很难有机会再搞什么交易了,"共享"使他的生活缺少了一点点动脑筋的乐趣。互相没事找事的行为本应到此为止,然而杰西卡在一次晚饭时突然暗示说要给提姆一个惊喜。

提姆迅速动用了所有记忆力来抵抗自己的直男思维,回忆最近到底有什么节日纪念日。答案是:什么都没有。

惊喜警报哔哔哔响个不停,让提姆在意的不得了,不套话不是红罗宾!他兜兜转转,撒泼耍赖,类似于"不行不行我就得知道"。

杰西卡说:"别太紧张。我就是想给你个惊喜。比如找一天去公司劫持你,在顶楼的落地窗前逼你答应和我结婚。"

真的不需要紧张吗?提姆设身处地的思考了一下:"不了吧?"

他不是不想和杰西卡结婚,只是理智告诉他爱情的刺激不太应该来自于"被击毙的可能性"。提姆一想到布鲁斯会在楼底下跟警察解释"小年轻恋爱套路问题"就感觉脑缺氧。他不得不花半个小时劝杰西卡冷静下来,又花半个小时谈条件:你退一步我退一步,不如咱们直接去劫持布鲁斯。

所以后来一天早晨布鲁斯被提姆约来公司顶楼办公室,埋伏在门后的杰西卡一脚踹上门,手里拿着枪(装的是彩纸条,为了一会儿放礼花)。布鲁斯没有一点惊慌,毕竟他被红头罩用枪指着的次数比参加董事会的次数都多。他面无表情的接住杰西卡扔来的几页纸。

"读。"杰西卡说。

只是些普通的东西,布鲁斯站在门口棒读,他一瞬间还以为会有勾心斗角的豪门恩怨,结果只是这个月的业绩报告?布鲁斯边读边偷瞄提姆,希望能看出一些端倪,他翻到第二页:"所以在一片大好的股票走势中,我衷心的祝福提摩西和杰西卡……"

停一下,布鲁斯放下纸:"我以为自己不会被小把戏骗到,距离读单词认不出内容的老年痴呆也还有一段日子,你们怎么想。"

提姆忍不住笑出来,杰西卡又把枪抬了抬:"不远了。接着读。"

"不行。你们不能逼我念字,然后把我踢出去,自己交换戒指,在这么破的办公室里。"

"所以你终于明白我们需要重修办公室了吗?"提姆一想到也许能在办公室里放爆米花机就有点热泪盈眶。他做梦都想自己在西装口袋里揣着玉米粒,来办公室里爆米花。

"没有。我打算重修你们俩。"布鲁斯只是比喻,这个办公室有落地窗,有最新的电脑,没有爆米花机,才不破,堪称完美。

杰西卡已经把枪里的彩条都冲墙打着玩了,蝙蝠侠又一次破坏了她精心准备的娱乐项目,她会把这个也记在仇恨小本本上。

"我知道你又想搞个什么花里胡哨的婚礼,其实也可以。"杰西卡说,"除非你让达米安当花童,穿粉红色仙女裙。我必须有个这样的花童。"


在提姆眼里这就是明显的拒绝,是"不可能"的意思,直到几周后迪克很严肃的来找他谈关于说服达米安的问题,还向他展示购物车里的几套仙女小纱裙——布鲁斯特别中意的几条。

"很明显B已经疯了,即使达米安在婚礼前就杀光我们他也不会管的。"提姆深刻感受到蝙蝠侠的冷酷无情。

"这是爱你们呀,"迪克反而像是被什么不正规的鸡汤故事洗脑了,"布鲁斯是想弥补父女关系!"

提姆滑动购物车里的图片:"呃呃呃呃呃,或者他一定已经预定好了车,为了顺利把我们的尸体运到婚礼现场。"

反正提姆商量到一半就找借口跑路了,他把说服达米安的重任扔给迪克,无比真诚的表示:"如果你能说服达米安,我就让你当伴郎。"

"噢,甜心好提米!"迪克当晚就跑去达米安的房间,死缠烂打的说了一宿。第二天,他把全家人都叫到一起宣布:"我们商量好了,可以由我来当花童!"

所以迪克花了一晚上时间被达米安说服了?提姆看看达米安,那小子露出胜利的微笑,大概可以理解成"看看谁才是家里的诡辩大师。",令人倒吸一口凉气。

杰西卡伸手搭上身边布鲁斯的胳膊,动作温柔像是轻抚羽毛。"爸," 她近三年来第一次这么叫,"婚礼很好,是我错了,花童只是我开玩笑的,我不需要那种东西。"


然而为时已晚,谁都不能阻止迪克心血来潮的当花童。他觉得变装婚礼好的不得了,提议大家都穿万圣节的衣服,还特意找芭芭拉借来了以前警局联欢会时候的二手仙女裙,穿出来给杰西卡和提姆看,效果竟然意外的还不错。

"事实证明你比我想象中也就娘炮个大概二百倍。"用手机疯狂拍照的间隙中,杰西卡评价道,"迪克格雷森,你一定可以的。"

"只可惜有点小。"迪克笑起来,他转过身,露出由于拉不上拉锁而用白线勉强缝合起来的后背部分。

"我日什么鬼???快他妈的,快他妈的滚去给老子换掉!谁他妈想看你的手工露背装,你这个傻逼!!???"

"但是你说我可以???"

"狗屁!!!!!"


再之后,很快红头罩婚礼的事就传开了,杰西卡不得不应付义愤填膺的罗伊的上门理论:"为什么不邀请我?你甚至没告诉我,我还是听第三手小道消息才知道的!咱俩这么铁,我必须当伴郎。"

"伴郎是没戏了,除非你跟达米安打架。"面对好兄弟,杰西卡连茶都不愿意端出来。

"那个小子是伴郎??夜翼搞什么呢?"

这个问题使得气氛有些绝望:"……啊,那你可以考虑当花童,夜翼打算给我们当花童。"

罗伊虽然听的云里雾里——蝙蝠就是很不可理喻对吧——可是他想,夜翼是哥哥,是个体面人,是长的好看的那个,必然穿着打扮不能太糟糕。罗伊压下突如其来的心虚:"……要不,呃,你觉得我行吗?"

"你觉得你行吗?"杰西卡把照片从手机里翻出来。

"……卧槽?竟然让我性致盎然?"

"需要给你买吗。打八折,送你个免费的蝙蝠女亲手缝合。"

"客气了。"罗伊把手机推回去,"仔细想想我和你也不太熟。"


布鲁斯曾经还偷偷问提姆想要什么单身礼物。提姆说想要办公室的爆米花机。

布鲁斯:"我明白了,游艇。"

提姆:"爆米花机!!!!"


最后杰西卡强制规定所有男性穿西装三件套,拒绝伴郎,拒绝花童,也拒绝达米安和迪克参加婚礼(当然他们俩还是死缠烂打的来了,穿着西装)。



没了
附加提问:迪克真的打算过穿成小仙女吗?
回答:并没有,他只是想吓唬人。而且成功了。

评论(30)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