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大壮

坚持嗑同一种药

【damitim】A changing future 01

一个给@DowneyChaN 的从无到有的43,写的过程太坎坷了,感觉会有很多奇妙的东西所以先给预警。

提姆性转,但是我不太想改变名字,就叫提摩西娅吧w
ooc都是我的,角色的话,如果非要说谁属于谁,我非常渴望提姆属于我(神志不清

是一个让我不敢打单人tag的ooc故事,大概会拉长线,絮絮叨叨的解释各种设定和小故事,下面开始↓


00.
达米安刚来到家后的一段日子里都非常讨厌自己前任的那个罗宾,如果他愿意浪费时间把自己的讨厌分级,提姆一定是长期居高不下。

达米安无法形容自己的厌恶,因为他向来不是巧舌如簧,他只能紧盯着提姆的身影,眯起眼睛,不放过任何嘲笑缺点的机会,从罗宾到红罗宾——缺点非常好找,甚至还能同时看到些难得的优点来证明自己的公正。即使这么做会让纠缠不清的关注度,厌恶和报复的快感像融化的糖浆或者石油一样把心中的一部分填充的黏糊糊。

"你不能对提姆太苛刻了,达米安。"迪克第数不清几次来达米安这充当和事佬的角色,之后他说,"你不能这么对一个女孩子,她总有不方便的时候!"

女孩子?达米安好像接收到了什么消息又好像没收到,他需要好好思考迪克的“女孩子”是指谁,谁又是女孩子。

而迪克因为达米安皱着眉头的默不作声渐渐有点发慌:"你知道提宝是女孩子对吧…呃,你一直不知道吗?"

没有人告诉过我,德雷克平的像块木头,出手迅速,感觉轻盈又强硬,音调不高也没有什么女孩子的样子。达米安回忆着以前的种种,我应该知道吗?你们每次都说‘我们是兄弟’不是吗,我不能因为身高就判断一个人是女的,况且我现在还没超过他……

达米安绷紧腮帮子,面无表情的盯着迪克,实际上他情绪激动,有无数的话想说,内心正在爆炸或者已经死去了,最后却只能发出个弹舌音假装自己并不在意。

他需要赶快离开那个房间。迪克憋笑的脸通红还要装出“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表情扭曲到让人晚上会做噩梦,达米安感觉到自己正体会着愤怒和尴尬的交织,胸口起伏,一定也在脸红。他不能再和迪克对着红下去了,不然他会忍不住打人的冲动。

但离开并不是结束,第二天一早,达米安还切身体会到了迪克之前说的"蝙蝠家族没有隐私"的深层含义。他拿起夹在窗户缝隙里的纸条,打算在自己曾经对那句话理解的"监视"后面再加上"八卦告密"这个词。

"你眼睛挺好使的嘛小傻子。
——RH"

达米安的内心真的死去了。未来还会长久的为自己不爱关注别人隐私懊悔。


其实迪克不止告诉了杰森,他还给提姆打了电话。

"我大概能理解,但是场景太尴尬了,我拒绝想象。"提姆接着迪克的电话,好像还在敲击电脑键盘。

"你对达米安的心灵造成伤害了,狡猾的小姑娘,你不打算做点什么吗?"

"不,不,我已经经历过康纳的缓冲期,那也太尴尬了,让他自己挺过来吧,我也拒绝负责。"提姆在迪克爆发式的笑声中挂掉了电话。


01.
所有人都不太清楚性别认识的改变到底给达米安造成了多大困扰。

达米安仍然紧盯着提姆,眼光却发生了一些变化,那块石油膏里又加进了愧疚和一些说不清楚的什么什么,变的更加复杂,让人恼火。

他太想弄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光凭简短的,间歇性的接触和观察就能知道一个把自己武装起来的人的性别,他甚至还为此做了记录。夜巡后达米安回到自己房间翻看记录本,他分析自己的母亲,对比着蝙蝠女和自己身边的人。

第一,德雷克腰很细,但是陶德腰也很细…下一个,德雷克臀部曲线圆滑,格雷森臀部曲线更圆滑…

他猛的合上笔记本,突如其来的感觉到生气。为什么觉得我能看出来,德雷克平的就像块木板!达米安忍不住想,到了明天夜巡途中自己一定要停留在最高的建筑顶端,向整个哥谭大喊这句话。

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有一天晚上提姆敲响了达米安的房门:"我们能谈谈吗?"

"不能。"

"算我求你了达米安,我必须在你掏走我所有私人信息之前跟你谈谈。"

于是达米安跟着提姆下楼来到客厅。

"迪克说我再不跟你解释解释你就要走向女性研究的学术道路了,"提姆坐下就来就着急的开始说话,"我们并没有要刻意瞒着你,只是因为一开始咱俩关系就很差,所以也没人打算专门讲讲我的小故事而已。我现在可以一对一的给你讲,当作补偿。"

达米安挑了挑眉毛表示同意,同时决定在这件事上给他父亲也记上一笔。

"就是我刚来的时候总觉得布鲁斯对女生当罗宾有点意见,过后我发现他只是表现的对谁都有点意见。但当时我就赌气想说我也可以像个男孩子之类的……后来就习惯了,不过我在韦恩公司对外形象上一直是‘女性’。"

"啧,所以?"

"所以你也应该反思一下自己不关注家人关系的问题,你跟我打了这么长时间,当初杰森不到一周就发现了。"提姆喝了口咖啡继续说,达米安却盯着提姆,在想她应该摄入更多糖分的问题——如果德雷克每次都能给自己多加点糖和牛奶,她的性格和外表也许就都不会这么干巴巴的了。

"你在听我说话吗达米安,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有,你大腿围是多少,有47.55吗?"

"……我刚才都白费劲了对吗,你真的要掏走我所有的私人数据走上学术道路吗,而且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提姆紧握手里的咖啡杯,像是在考虑用仅剩的水淹死自己或者一头撞在瓷杯子上,"以及迪克有没有教过你性骚扰是指什么。"

"为什么你胸能束的这么平,束胸对身体不好,你现在胸围能到84吗?"

"……迪克也没跟你说过性骚扰的后果对吗小混蛋。"

03.
达米安曾经认为自己意志坚定,并且对他人的善变嗤之以鼻。后来他偶尔翻以前的日记想找某些内容,却发现自己从对德雷克毫不关注到频繁提起,间隔也不过一年不到。

翻日记时候的达米安正处于成年的边缘,他还在似有似无的完善着提姆的观察记录,日记本里内容零散,出现"德雷克"这个词的次数越来越多。他偷偷在页脚写下提姆,提米,提摩西娅,有时他会突然想像迪克一样的叫提姆,当然最后都会变成短暂的欲言又止,然后一次又一次的明白自己绝不属于擅长改变现状的那类人。

达米安已经快忘了自己想要寻找什么,只是在翻看日记,咬着舌头,像是夏天看到提姆穿裙子露出的腿和膝盖时一样沉默。

这么想想他和提姆已经很多年没打过架了。大概是因为提姆很早就发现达米安本意上不太愿意和家里的女孩子过不去,所以一被碰到就故意喊疼,气的达米安快要昏迷;又或者是因为达米安在几年前就开始身高陡增,而提姆则像是定格在了当上红罗宾的那一刻,仿佛唯一的改变就是她不再束胸了。

达米安脱离学术道路之后不久布鲁斯组织过一次家庭会议,全票通过希望提姆停止对自己身体的摧残,连杰森都特意跑来投上一票。反正"我女性化的小妹妹一定更可爱","不得不说性感的女性义警更容易受欢迎,没准你到时候就不是‘小红’而是‘超级红’了","你就算不束胸它们也不会对你荡来荡去造成什么阻碍"。布鲁斯甚至表示他愿意写道歉信,因为自己当初态度造成的误会并且表示自己对提姆的性别没有任何不满。

这吓坏提姆了,她赶快把准备反驳兄弟们的三千字咽回去:"别这么干布鲁斯,太吓人了,我会因为不知道是该选择把这封信销毁,贴出来展览还是传给后人而睡不着觉的。"

无论如何,从那天起提姆就更加为自己各式各样的内衣发愁了,也有了更多机会和家里的姑娘们一起购物,抱怨和闲聊。

前一阵子的夜巡途中达米安曾和提姆相遇,只是单方面相遇。达米安从不远处发现红罗宾从类似通风口的地方跳进建筑物,他忍不住盯了一会儿那边窄小的入口,耳机里传来神谕的声音:"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错,你钻不进去。不过恭喜你终于切实意识到自己的体格变化了。"

也没办法,成年后的提姆仍然很小只,有很多短裤和不成熟的卡通T恤,必要的时候也穿紧身的连衣裙,如果遇到达米安就会挺胸抬头,示威似的用手指点他——提姆还在为之前达米安问她胸围的事情记仇。达米安摇摇头,他不太明白女孩子在胸前拼命塞东西的真谛到底在哪里,又能怎样呢,反正都很可爱。

但达米安也不会把这些话告诉提姆,他只是咬着舌头,把它们都化作短暂的欲言又止。

—TBC—

我真的有很多小故事想写,但我太不会写43了,想打不中用的自己一顿

评论(2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