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大壮

坚持嗑同一种药

【jaytim】恃宠而骄的世界

跟某个大佬说要更23,说有就有!…有一点点,一个小场景,基本都是对话,内容是关于负能量

仍然是普通人设定,文学类专业硕士研究生杰森和生物工程类硕士研究生提姆←我真的很喜欢这个设定。

时间点在《轨迹》之前,《kinky love》之后,文中大家还都是大学生w

最近写东西都是为了哄自己高兴,因此ooc常有,如果ooc有罪我早就被枪毙好几次了。
让我们尴尬的开始吧↓


那天杰森放学,在路上思考着晚餐的食材,突然他收到提姆的短信:

——帮我带一份大雪山的甜甜圈好吗,要两个黑巧克力,两个草莓和两个随便。

——我还想要法式贝奈特饼,大份的:)

突然渴望甜食表明提姆现在压力很大或者心情不好,他吃不了这么多,杰森想,不过在熬夜党的世界里是不需要担心零食数量的,不如就让满溢奶油和砂糖带走一切不愉快。

杰森回到家发现提姆已经提前回来了,令人惊讶,毕竟在实验室连轴转的苦命鬼能回家等杰森的次数少之又少。一进家门杰森就发现情况不太对,提姆趴在床角,蜷缩成一团,床下边打开着两盒泡芙,还有一只吃了一半的泡芙被扔在地上,奶油撒上地板,像是走进了吃东西时突然毒发身亡的命案现场。提姆的精神状况比想象中的要差,杰森知道提姆会有间歇性的负能量爆发,但他们同居到现在这种瘫痪式的悲伤提米,杰森还是第一次见到。

看上去很严重,也许我最好打电话让他家人来处理。他有些慌张的坐到床上,把提米球球拽起来:"你还好吗提宝,你还好吗,我的男孩儿?"

"呃呜……"提姆发出不太舒服的声音,脸皱起来,带着被被子压出的红印,还蹭有奶油。杰森觉得他一定还把奶油粘到床单和衣服上了,可现在明显不是纠结卫生的时候,提姆神经紧绷像是随时要崩溃。

"清醒点,乖提宝,你愿意跟我说说吗?"杰森眼看着提姆把奶油再蹭到自己衬衣上,他尽量温柔的揽着提姆肩膀,坚持不懈的提问,"你是和谁吵架了?"

"不是……"提姆挣脱杰森的胳膊再次把自己扔进床里,声音被布料挤压的断断续续,"我就是,我只是,人生充满挫折,我发现自己可能不适合化工学科,我可能也不适合活着…"

床单里发出一声抽泣,我的天呐,他是哭了吗,杰森看不到提姆的脸,他只能也爬到床上去拍拍提姆的头和后背:"我已经找不到比你更适合这个专业的人了,别这么难过。"

"…我在做实验准备期末报告和答辩,但是我要的霉菌就是不生长。老师说是我做的准备不充分,可我已经把材料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了,我不明白,重复三次,那种环境下我都应该长点什么出来了。"

嗯哼,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杰森不希望提姆继续蹂躏自己的脸和呼吸道,他把床角的盒装泡芙,甜甜圈和贝奈特都拎到床上:"我的小鸟想来我怀里吃甜甜圈吗?"

小鸟喜欢甜食,他叽叽咕咕的爬起来钻进杰森怀里,从旁边拿过甜品盒吃起来。提姆偏要恶狠狠的捏点心粘了酱料或者糖粉的部分,用温柔又好欺负的炸小面包出气,把巧克力蹭的满手都是:"期末那么近了,我的培养皿比镜子还干净,组员动作又慢的可以,他们不给我数据不给我表格,我只能自己他妈的编个实验论文出来。老师还觉得我选择项目不够新颖,什么比较新颖,我要是能在期末研究出不老药的话为什么还要在他手底下学习……大红,我需要点餐巾纸。"

杰森张张嘴,想告诉提姆很多事情,例如不能在床上吃东西,不能用床单擦嘴也不能玩食物,可也都不应该是现在。杰森说:"你就把它擦在随便你想擦的什么地方吧,反正在你发过脾气之后这床上所有的东西也都该送去清洗了。"

提姆欣然同意,他随手把巧克力酱抹在杰森脸上,之后又把自己缩成一小团:"我超级生气,他们都不讲理。我不想做实验了杰,也不想去学校,为什么我不能做个不学无术又无所事事的懒蛋呢,我只想和家人待在一起,只想和你待在一起,只有你们能安慰我了。"

"你不仅是个懒蛋而且还恃宠而骄,记得吗,"杰森想要无视自己脸上的酱,他还耐心的搂着提姆,"因为我们都好爱你,我们就是你可以捏来捏去的油炸小面包,你从我们这榨取糖分还要无休止的欺负我们。"

"真的会有那样的世界吗,我们都是无忧无虑的小面包,不用上课也不用考虑人际关系。"

"当然啦,那个世界我们都在一个大玻璃柜里,四周是甜甜的气味和温暖的光。不过纠正一下,小面包的世界才不是无忧无虑,你要担心自己被买走,还要担心自己永远都不被买走。"

"我想被你买走,你一定会好好对我的对吗?"提姆松开搂着杰森腰的手,他觉得自己心情好多了,还可以继续吃点什么。

"那可不一定,万一你是我不喜欢的肉桂味…嘿,别露出这种表情孩子,我发誓我会买走你的好吗。"

提姆犹豫了一下终于满意的点点头咬了一口贝奈特饼,很庆幸他有用盒子接着自己的饼,因为店主给了很多糖粉,正随着提姆的动作簌簌的掉下来,盒子里白白一片好似圣诞节的庭院。

"肯定还会有别的世界,比如说我加入了海军的世界。"

"酷,你还有这个梦想,那样我们是不是每个月就只有48小时能见面了?"

"你也可以和我一起周游世界啊。"

"不行。我大概会晕船,只能在小镇上等着你,收你的手信和礼物,等你周游世界回来就发现牧师的儿子也在追求我,你就会为了我和他决斗……"

"停一下,停一下吧机灵鬼,你是不是串剧到某个哥特小说里了?顺便提醒,如果吃不下了你可以放下它们,别再只吸泡芙里的酱了好吗。"

提姆跟着笑起来,嘴角沾满卡仕达酱,手里还握着被吸的扁扁的泡芙皮:"你别逗我笑,我需要买醉!"

"沉醉在香草酱里嗯?"杰森看着提姆,他光用看的就已经有饱腹感了,不明白这个平时吃饭都很困难的小怪物为什么一生气就能吃个不停,他有些担心提姆的胃口。

"还有草莓酱。"提姆舔舔手指,说起关于想象的东西,提姆就来了精神,"你说会不会在某个世界我也可以做个画家,摄影师,厨师,做些我从来不擅长的事情。又或者我能当个超级英雄,有超能力,像是动画片里那样的,飞来飞去。"

"得了吧提宝,你连健身都得被人盯着才去。别想那种事情好吗,太危险了。"

"但是之后我就能为民除害的去把那些不可理喻的老师和同学都打一顿。"这时候提姆终于放弃了继续吃点心,拍拍手把盒子都盖回去。

"正常英雄才不干这些事,你不如去当土匪。仔细想想你现在也可以去打他们。"

"那我就要当起义军,推翻压迫性的教条主义!"他把甜品盒放下床,仰面躺倒在床上,满脸幸福。提姆可能真的不会由于突然的暴饮暴食闹肚子,也算是一种超能力。

杰森发现提姆开心起来了,他撩起提姆的T恤看了看肚子:"你已经吃不下晚饭了,说明我今天晚上可以在沙拉里加紫甘蓝了对吗?"

"对,你可以随心所欲的做饭啦。"提姆翻身滚到杰森旁边,用脚踩上他大腿还做出拥抱的动作,"但是我还缺一点你的爱,趁着我们还没把床单都换成新的,杰森,你还能再给我点爱吗?"

杰森怎么可能拒绝这样的男朋友,提姆说着缺爱的样子总是可怜巴巴,像是闻起来很甜的小动物。

"当然没问题,我的爱和奶油一样多。但你明天要乖乖去上课了对吧,不能再半途跑回来,不然你期末进度会越来越慢。"

提姆觉得杰森不应该用感情,工作和他谈条件,他一想起学校的事就又有点生气。我一会儿要去把剩下的蛋糕都吃掉,提姆在乖乖亲吻杰森的时候想着。


—END—

当然最后也并没吃完w

评论(14)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