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大壮

坚持嗑同一种药

【jaytim】cat owner

普通人设定,文学类专业大学生/硕士研究生杰森和生物工程类大学生/硕士研究生提姆。是这个系列的第四篇了233

现在的时间顺序是大学时期的《kinky love》《cat owner》《恃宠而骄》和研究生时期的《轨迹》
还有好多梗想写,感觉如果我有闲情逸致出本,一定是出这个系列ww(别当真)

写东西都是为了哄自己高兴,因此ooc常有,如果ooc有罪我早就被枪毙好几次了。
让我们尴尬的开始吧↓


提姆德雷克,有为青年提姆德雷克,是一个会仔细思考自己人生中每一个决定的生物系大学生,包括住宅。提姆住在离学校步行不过二十分钟的某个独立产权公寓的三层,他很满意自己的决定,高房价换来的是安全便捷还有利于赖床,更重要的是公寓侧面,就是提姆窗户正对着的侧面,墙壁和旁边两层的中餐馆形成一条小巷,香气和丰富的剩饭吸引来太多太多的野猫。

提姆喜欢猫,这种可以让人心加热成柔软一团的小动物。他喜欢听猫咪此起彼伏的叫声,喜欢用手指绕着它们尾巴转圈,然而提姆不擅长养猫,更何况早出晚归连自己都快要枯萎的学习生活无时无刻不在警告他别去祸害其他生命。他只能趴在窗台上看楼下猫咪们打成一团,或者在放学之后,像是进妓院一样带着零食去摸一摸每一位待客的小可爱。

"晚上好啊橘子糖,"提姆挠挠橙白相间小猫的耳后,看它喵噜喵噜的吃罐头,"今天又是你最主动啊小姑娘,你才多大,嗯?总是赚外快会变成胖子的。"

他享受和猫相处的每一分钟,在带着油烟和食物味道的小巷子里,在被猫咪簇拥着讨要抚摸的时候,提姆都会有一种自己是左拥右抱的古代皇帝的感觉,这种感觉甚至让他可以打破马上赶回家准备考试的预定计划。提姆当然也会对自己的小情人们抱怨,虽然每次发牢骚之后都会有些愧疚(在交往之后他更多就对杰森抱怨了,毫无愧疚的),但是他有自己的理由——你们吃了我的东西对吧,也该为我服务一下,不论是肢体的还是心灵的——没错,提姆就是这么一个现实的资本家。

"也不是我很在意,只是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的……"提姆把他的咖啡横抱在怀里,捏着肉垫,咖啡不时发出舒服的鼻音,像是在附和,如果没什么要紧事的话提姆能这样一直说到后半夜,说到两脚发麻站不起来。

有一天,提姆偶然看到一只小猫有了名牌,他认识那只小巷里为数不多的黑猫,提姆叫它"煤灰":"快过来,你被人收养了吗,小可爱?"提姆抱起已经不再属于他的煤灰,端详着发亮的新名牌,上面记录的名字是"罗密欧"。

"嗯…好吧,罗密欧,很高兴你能有个新家,还有个诗情画意的新主人。"提姆撇撇嘴,不置可否。然而几天后,他发现他又失去了一个小情人,是非常高冷,大概叫雪球的短毛猫:"马吕斯?我猜你现在和罗密欧是一家子了对吗?"

状况好像有点失控,在那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提姆感觉有人在一点一点的瓦解属于他的王位。越来越多的猫被命名了,虽然只是缎带或者印花项圈(毕竟没人能一口气收养所有的野猫),可这都表明它们被某个人盯上了,就是某个充满闲情逸致,脑子里都是罗密欧和马吕斯的人。提姆生气极了:"有个坏家伙在偷走我的猫!"

他看看今天新增的,带着粉色蝴蝶结的"斯嘉丽",提姆失去了珍贵的东西,他想,现在我再也不能用小零食来叫自己的宝宝们了,也不能对着它们絮絮叨叨,因为它们不再是我的煎饺,薄荷叶或者小草莓了,它们已经成了别人的凯瑟琳,安妮和奈特利。噢,失去多么令人悲伤,一想起来就忍不住要抹眼泪。

面对这种挑衅行为,提姆绝不会善罢甘休,更不会轻易放过剥夺自己小乐趣的人,他偏执起来连自己都怕。为了找到那个能经常趁自己不注意跑过来勾引猫咪的坏蛋,提姆跟学校请了假,感冒发烧,随便什么的,他甚至还接到杰森的慰问电话,不得不把自己装的病怏怏的。

提姆用监视猫咪的借口,已经在公寓里度过了无比舒服的两天,依靠外卖,睡觉,电子游戏和偶尔冲窗外的伸头探脑过活,但他并没看到那个勾引他猫咪的人。我应该去上课,我已经快要把方程式忘干净了,提姆把自己裹进毯子里,无所事事实在是太幸福了,真实的他只想无所事事的活着。
终于在第三天下午,提姆看到了那个抱着猫不撒手的家伙,是杰森,他充满闲情逸致,脑子里只有罗密欧和马吕斯的男朋友。

"杰森!杰森陶德!"提姆掀开被子冲着窗外喊,近乎咆哮。在杰森发懵的回望里,他甩开门跑到楼下去,他必须去把这个坏蛋打一顿,男朋友也不例外。
杰森就站在巷子里,胳膊里抱着一只三花猫,他和猫都被吓到了,一起呆愣愣的看提姆跑下来,穿着拖鞋和七分深蓝色条纹睡裤。提姆毫不客气的一把抢过猫:"我怎么没早想到是你,嗯?你为什么要抢我的猫!"

"你的?我以为它是野猫。"

"我的野猫!"提姆就像是被抢走小猫的猫妈妈,杰森觉得他激动的连头发都炸起来了。

"太强词夺理了小家伙,只有你家里的是你的,楼下的可不算。"

"我天天都有喂它们,我和它们是真心相爱!你为什么给它们瞎起名字,你又要给它起什么名字?"

"嗯,爱玛?"说实话杰森更在意那只三花猫正把自己的毛努力蹭到提姆睡衣上的行为。

"不行,它已经有名字啦,它得叫铿鱼才行。"

杰森快要笑出来了:"铿鱼,一只叫铿鱼的猫?你守在这就是为了告诉我应该叫它铿鱼吗小子?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用小说角色给猫命名才是脑子坏掉啦,"提姆做出凶狠的表情,"它一点也不爱玛,但它喜欢铿鱼罐头,你以为我不想改名叫双倍沙拉酱不要黑橄榄吗,被自己喜欢的食物命名超幸福!"

哎呀,提姆凶狠的表情看起来委屈极了,杰森不禁思考自己是不是不知不觉的伤了他鸟宝宝的心,为这种事情伤心可不值得:"好啦小家伙,我可能错过了一些和它的交往机会,就还叫它铿鱼好了。"

提姆不知满足的瘪瘪嘴:"那你也把马吕斯改回雪球吧。"

"不行,"杰森用力戳了下提姆的额头,"马吕斯就是我的猫。"

知道他的铿鱼仍然是他的铿鱼之后,提姆的心情好了很多,他开始想问杰森为什么到这来找猫。

"因为我喜欢这个中餐店,我租的房子离这不远,"杰森指向另一边的街道,"更何况这就像个大型的养猫场,除了抱走的猫总会念念不忘的跑回来之外,没有别的问题了。我有时候会过来吃晚饭,然后和猫聊聊天。"

"你也和它们聊天啊,"提姆看看围在自己和杰森脚边的猫咪,下午数量还不是很多,"…你们真可怜,总是听各种人说来说去。"

而猫咪们就像是根本不在意人类到底在说些什么的样子,乖巧体贴的蹭着提姆的脚踝。提姆低头抚摸铿鱼,眼神飘忽:"所以你的猫不跟你走?"

"是啊,我只能经常跑过来找它们,顺便寻觅新欢。"

"真辛苦,我还听说你住的那边不太安全。其实我不介意你搬来我家住,我的公寓有很多优点,以及你就能近距离拥有你的猫了。"

杰森笑着摇头:"开什么玩笑,安全这种问题,向来没人敢直接跟我找茬。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不觉得我是学文学的。"

"你确实不像学文学的,杰森陶德,你以前说自己感性又有情调都是骗人的对吗,"提姆眼神里写满了难以置信,"你真的听不出来我是在说‘四处开房太麻烦了,过来跟我同居’吗?"

"呃…那我现在求求你让我借住在你家里还来得及吗?"

"来得及,谁让我是个这么心软的好人呢。"


提姆放下猫带杰森上楼,走到房门口他踢了踢脚垫,转身对杰森说:"惨了杰森,我忘了备用钥匙被我上次拿走了,咱们可能需要个锁匠。"

"认真的?"

"你带手机了吗?有个跟我很熟的锁匠,我已经背下他的电话号码了。"

杰森掏出手机给提姆,这次换他眼神里写满难以置信了:"你一直都这么活着吗?"

"嗯哼,"提姆等待电话接通,"真希望你的加入能让我的日子好过一点。"

"好吧,那我想趁咱们等锁匠的这点时间,我最好还是再去和最熟悉你的猫咪聊聊你的其他私人状况。"


—END—

很久以后提姆和杰森还是会在一部分的猫咪名字问题上有分歧,幸运的是他俩一致认为至少应该让有名牌的两只变成家养猫咪。可惜罗密欧和马吕斯并不领情,罗密欧甚至还在外面找了个小女朋友,有时候它会带自己女朋友一起到提姆的窗台上遛遛弯,吃点零食。

"朱丽叶?"

"不,是火腿片。"

【叹气

评论(19)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