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大壮

坚持嗑同一种药

【jaytim】智齿

普通人设定,文学类专业硕士研究生杰森和生物工程类硕士研究生提姆。是这个系列的第六篇ww
我最近太闲了,写写日常,时间点在《Eccentricity》和《轨迹》之后,是到现在为止最靠后的一个时间点,但并没什么意义(。)

写东西都是为了哄自己高兴,ooc常有,如果ooc有罪我早就被拉去反复枪毙了。
让我们尴尬的开始吧↓

梗概:杰森讨厌一切的医院和医生,这次他不得不面对一下了。


杰森最近在长智齿,说实话牙齿破开牙龈挤出来还是挺不舒服的,可他不想把这件事告诉提姆,因为听上去很蠢也很幼稚,杰森觉得自己不应该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才开始长智齿。

别人都说长智齿不应该特别在意,可杰森真的太他妈的在意了,因为他的智齿可能长歪了,疼得厉害,还有点发炎。这不公平,杰森看看坐在身边咔哧咔哧吃饼干的提姆,他现在看别人咬东西都觉得疼,他一把揪住提姆动来动去嚼个不停的嘴,让他转头过来面对自己:"消停一会儿,好吗。"

"你肿么嘞?"提姆还保持着被杰森捏成小鸟嘴的姿势,说话模模糊糊,"你坠近在生理期?"

杰森摇摇头,不想多说一个字,说话也太疼了,他干脆把手指戳进提姆嘴里摸着提姆的牙龈,仔细观摩,像个牙科医生:"你有多少颗牙?"

"30颗。"提姆不喜欢别人突然把手杵进自己嘴里,还不提前打招呼。

"不错,说明你的小牙齿已经基本长齐了。"真不公平,杰森叹着气继续想,真不公平,提姆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把智齿长好了,甚至都没觉得疼,他的人生缺失了很重要的一课。

"杰森,杰森小乖乖你怎么了?"提姆冲着男朋友走回卧室的背影嚷嚷,现在才九点半,九点半!提姆敢打赌杰森自打过了十二岁就从没在晚上十一点之前主动上过床,垂头丧气,没有一句睡前垃圾。提姆咂咂嘴,他预感事情不寻常,而且今晚肯定也不会有睡前故事会了。

杰森不想去看医生,他不喜欢医院惨白的配色也不喜欢消毒水的味道,没什么太直接的原因,他就是对医院充满抵触,一进去就容易不开心,才没人有事没事就给自己添堵呢。杰森躺在床上,持续的隐约的痛感让他心烦意乱,这种感受很难描述,不像外伤,不剧烈不刺激,而是一场拉锯战。杰森在疼痛里模模糊糊的做嘈杂的梦,像是海浪起伏,仿佛能听到海鸥的叫声,也许提姆说的对,这就是生理期的另一种体现,他能应付得了,也许早晨牙齿就不疼了。

结果到了早晨,他的半边脸都肿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当然是,不。口腔炎症不会自愈只会愈演愈烈,这正常人都有的常识,杰森只是在逃避自我。

"你很了不起啊,打算一直忍着,嗯?"提姆一点也不轻柔的把冰袋按在杰森脸上,"你能想象到一早醒来听见你痛苦呻吟的我吓成什么样了吗?"

提姆拉起自己皱皱巴巴的睡衣角一边控诉着:"你脸朝下像是有人半夜里冲你开了枪,还揪着我睡衣角不放,要不是一会儿你自己挣扎着爬起来,我都要替你报警了。"

杰森疼的嘶嘶吸气,眼看提姆吃了培根煎蛋还有加芝麻酱的沙拉,他却只能吸一口酸奶。他男朋友表情冷漠,像之前嚼饼干一样咔嚓咔嚓的嚼黄瓜片:"你也没预约牙医对吗?"

"我不需要牙医。"杰森正偷吃着从冰袋里偷偷扣出来的半融化的冰块,"很快就会好了。"

提姆才不相信,尤其是从杰森这种被抬上救护车都要自己挣扎着爬下来的人嘴里说出来的"我很好"之类的鬼话:"随你,那不如一会儿我先找我牙医插队预约个紧急问诊,然后你陪我一起去医院遛遛弯。"

"太直白,你都不打算骗骗我哄哄我了是吗?"杰森觉得好委屈,果然病痛会让人变的脆弱又矫情。

"我当然有骗骗你哄哄你,只是骗的比较直白,"提姆拎个手机在厨房走来走去,"还记得你之前说的吗,多一些真诚,少一些弯弯绕绕。别太担心杰,也许就是开点消炎药,咱们出来就去吃超多肉的汉堡怎么样?"

结果——请注意,这是我今天第二次说"结果"这个词——结果,杰森直接被牙医扣在了诊所里拔牙,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他乖乖坐在治疗椅上,看医生对自己的牙齿敲敲打打。"拔了吧。"医生说,杰森的智齿还是快点拔掉比较好,它压迫神经,而且既然来了,长痛不如短痛。

提姆最多只能陪着杰森打麻药,之后就被医生轰出去等。其实拔牙过程中并不会疼,甚至连舌根都是麻的,只是不断听到有钻头的蜂鸣声,凿牙的时候头骨也会跟着震动,那实在是一种精神折磨。杰森听话的往盆里吐血水,然后躺回来,再闭上眼,医生和助理聊着诸如"哎呀真是颗粗壮的好智齿"或者"我和邻居家的狗关系不太好"之类的内容,温和的呵呵笑,谈天说地,手下用与众不同的力度铲着毫无反击之力的杰森的牙根。

等他拔完牙出去,嘴里麻的咬不住纱布,后脑勺磕的也疼。他确实有一阵子说不了话,还得坚持吃消炎药,医生为杰森的抗拒心理担心的够呛,特别叮嘱提姆看好自己男朋友,神情凝重的好像他一停药就会危害社会。

杰森看提姆拎着药袋跑过来,他心里第一个想法就是,完了,这段时间都没法跟这个小混蛋斗嘴了我可能会被憋死,因此他决定趁伤维护一下自己未来几天的权利。

"你得心疼我。"杰森在手机上打字给提姆看,"我现在是病人啦,你不能总和我对着干,你一气我我就牙疼。"

"呃…好吧看在你脸还这么不对称的份上。"提姆也不忍心跟杰森强调都是自己作才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医生还跟我夸你牙长得好,根深蒂固。"

可不嘛,拔的时候老费劲了,杰森在回家的路上太阳穴仍然是抽搐的疼。与之对应的,他拥有了个三天的休假,之后一段时间的课堂演讲和汇报也都取消了,生活一下子轻松不少。但他仍然逃不过男朋友的折磨,杰森不止一次听到提姆打电话和各种朋友讲他的处境艰辛,丝毫不感到愧疚,他只能无声的过去戳提姆脊椎骨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而且拔牙让杰森深刻意识到了"一报还一报"的含义,也知道了自己男朋友应该是有个记仇专用的小本本,可能就藏在他每天拿来拿去的实验数据夹里。提姆在拔牙后的第二天晚上就开始拉着杰森一起补《犯罪心理学》,还是杰森已经看过的那部分。

"这下你就没法给我剧透了,"提姆拿着冰激凌和爆米花吃的美滋滋,"作为之前你追着给我剧透的报复,我不会分给你冰激凌的,你今晚只有低糖酸奶和麦片粥。"

杰森发誓他就给提姆剧透过一只手能数过来的那么几次,大概。


—END—

评论(19)

热度(76)